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创业新闻 >> 正文

介面光电关闭湖南工厂 触控面板行业遇寒冬

更新时间:2016-1-18 11:11:13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楚天金报 
文章导读:在湖南省长沙市下辖的浏阳市生物医药园,有两家企业对比尤为明显——前者为蓝思科技,于2015年初登陆创业板,董事长周群飞一跃成为大陆女首富,目前正在建设新的厂区;而后者为来自台湾的介面光电,已于近日宣布其湖南工厂全面停工,拍卖土地、厂房及设备,用于偿还债务。

  楚天金报讯 在手机触控面板产业近乎惨烈的竞争中,有人成功上位,也有人黯然倒下。

  在湖南省长沙市下辖的浏阳市生物医药园,有两家企业对比尤为明显——前者为蓝思科技,于2015年初登陆创业板,董事长周群飞一跃成为大陆女首富,目前正在建设新的厂区;而后者为来自台湾的介面光电,已于近日宣布其湖南工厂全面停工,拍卖土地、厂房及设备,用于偿还债务。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说:“过去一年,手机产业链上的倒闭企业超过了100家,其中触控企业就超过50家。”

  高管遭遇“中年危机”

  梦想拥有自己工厂

  1月13日中午,阴雨绵绵,浏阳生物医药园康平路7号,介面光电(湖南)有限公司大门紧闭,只留着旁边一个小口子,不时有零零散散的人员出入。他们都是该公司的前员工,而且有可能以后都不在这里上班了。“今天是领欠条、办理终止劳动合同手续的最后一天。”刚刚拿到盖了红色印章欠条的徐新(化名)这样透露。

  介面光电来自台湾,曾号称拥有“全球第一的触控屏研发能力和全球第三的产能”。公司董事长叶裕洲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工程科学系,留学日本取得自动控制硕士学位。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东芝机械负责销售化工机台,技术出身的他服务热忱、效率极高,很快成为骨干。十年后,他一个人就占了部门七成的业绩,年薪600万日元。熟悉他的人介绍,叶裕洲不仅自家的产品卖得好,只要客户需要的设备,不管韩国货、德国货,他都能卖得红红火火。

  在日本住金物产开出1200万日元年薪挖他后,叶裕洲跳槽。在新公司,他一待又是十年,一直做到外籍次长(相当于副部长)。

  49岁时,叶裕洲开始面临“中年危机”。思来想去,他萌生了拥有自己工厂的梦想。1999年,在得到妻子支持后,他决心辞职返台创业。他以“一支笔、一张纸”,连连说服大股东,两个月就筹足5.9亿新台币(约1.16亿人民币)创业资金。

  创业之初,由于经营不理想,公司每股净值一度只剩下3元,面临危机。所幸在股东的支持下,叶裕洲顺利募集7000万元特别股,公司渐入佳境,2007年每股税后纯利润9.9新台币。

  2010年,在蓝思科技的介绍下,介面光电董事长叶裕洲率团考察长沙,随后在2010年9月实际投入近1亿美元,风风光光落户浏阳生物医药园。

  无法跟上高端技术

  投产次年开始亏损

  在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的产业链上,生产玻璃面板的蓝思科技处在上游,而生产导电薄膜的介面光电处在下游——将导电薄膜组装在玻璃面板上,就组成了一块完整的触控屏。

  2010年介面光电在湖南建厂时,正值触屏手机和平板电脑开始爆发式增长。叶裕洲曾介绍,介面光电的主要客户包括苹果、三星、摩托罗拉、联想、夏普等品牌大厂,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蓝思科技和介面光电是上下游合作的关系,在浏阳建厂,有助于介面光电产能的拓展和成本的控制。

  公开资料显示,介面光电的一期工程每月生产约500万个手机用和100万个平板电脑用的触控面板,年产值5.4亿美元以上。

  2012年二季度开始,介面光电又逐步着手湖南基地第二、三、四期扩建计划,以满足更多客户的需求,特别是7英寸到12英寸平板电脑新市场的崛起。此外,介面光电还是裸眼3D技术的专利所有人,新技术显示屏、液晶屏超薄化也将成为其研发目标。“预计到2014年,四期工程全部建完后,介面光电湖南基地年产值可达160亿元,规模将会是台湾介面的4倍。”叶裕洲曾如是说。

  虽然规划雄心勃勃,但实际上,介面光电(湖南)投产次年就开始亏损。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以苹果为代表的手机采用了in-cell技术,而介面光电无法跟上这些高端的技术,只能和中低端技术的触控企业去拼价格。“台资企业在价格上又拼不过大陆企业,因为台资企业的成本比大陆企业高。”

  介面光电董事长叶裕洲称,在供需失调的情况下,进入价格战的混乱局面导致介面光电精心建设的湖南厂无法如预期展开其600万片月产能的能力,反而从2011年10月开工到2015年9月底,造成3.2亿人民币的累计亏损,已经撼动介面光电总公司的根本经营。

  昔日高新技术产业

  竞争白热化无利润

  据悉,介面光电近期遭遇订单急剧下滑、营运资金周转困难、无法偿还银行贷款的困境,不得不关门,拍卖土地、厂房及设备,偿还债务。

  前员工浏阳妹子小廖说:“前年刚来的时候还经常加班,每天工作10个半小时。到了2015年10月左右,就只是正常8小时上班了。”

  2015年11月底,介面光电(湖南)辞退了80多个员工,并让未被裁员的人员从12月1日带薪放假到2016年1月3日。最终,公司决定自2016年1月15日起,正式结束湖南厂所有营运,解除与所有员工的劳动关系,并将分四次支付所有在职员工工资、经济补偿金。

  目前,介面光电总公司在台湾厂部分也裁员近千人,仅剩400至500人左右;经营重心也将会转为工控、金属网格两项产品,逐渐淡出消费性电子产品市场。根据台湾介面光电最新的财务报表显示,2015年12月营收5633万元新台币,月度同比减少 75.57%,年同比减少93%。

  “这个行业的变化速度很快,半年就可以说更替了一代。”一位不愿具名的介面光电(湖南)前高管说,“我们曾为三星、联想、小米、步步高等大型品牌供货,然而却眼睁睁地看着订单被其他公司抢走。”

  的确如此。中国台湾地区本是全球最大的触摸屏出货地,在中国大陆、日本、韩国等地的供应商加入战局后,台湾触控面板生产商的日子越来越艰难——胜华宣布重整、下市,达鸿已连续亏损5年,因拖欠供货商货款,也在日前宣布重整。

  “前几年大家都认为这个行业是高新技术产业,利润也丰厚,纷纷涌入投资。但实际上技术门槛低,更新换代太快,竞争激烈,现在压缩得没有利润了。”在深圳从事触控面板行业四年的吴先生说,“据我了解,50%的企业是亏本的,未来只有资金雄厚的大企业才能撑得过去。”

  ■延伸阅读

  红海?血海!

  “不仅是湖南,更不仅仅是触控面板行业,珠三角许多智能手机产业链条上的企业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怀新投资消费电子行业资深分析师曾召鑫评论说。

  东吴证券2015年《触控显示屏行业研究综述》显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虽然在增长,但增长速度急速下降,由2012年的46.7%下降到2015年的15%。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认为,目前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渗透率已经超过90%。曾召鑫认为,目前中国仍然有足够的智能手机升级换代需求,保证了一定的增长空间。不过,“当触控面板依赖的智能手机市场放缓时,首先波及的就是没有议价能力的上游企业,或者是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这是一个自然更替的产业现象。作为手机产业链条上的细分行业,触控面板行业同质化比较严重,简直可以称‘血海’竞争。”曾召鑫表示,在市场下行的大环境下,即便是排名靠前的企业也会面临着存活的压力。

  (综合《潇湘晨报》《每日经济新闻》《经理日报》报道)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介面光电关闭湖南工厂 触控面板行业遇寒冬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38799.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