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创业教训 >> 正文

煤老板破产,上亿资产败给儿子一把刀

更新时间:2016-3-22 20:56:15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商界网 
文章导读:煤老板的神话,已差不多在去年年底新旧交替之际,轰然倒塌,一去不返。同时变化的,还有整个煤炭行业,与谢中华冷却的心:儿子坐牢,煤场倒闭,自己也从坐拥上亿资产沦为路人甲。

  文丨杨大侠

  春寒三月,龙都镇北麓山上的草木,随冷风“沙沙”作响。

  顺着山麓断崖往下,伴随草叶声的,是一个人踩在山谷煤场旧址矸石上的“咯吱”声。

  谢中华站定,环顾四周:煤场左侧的厨房、办公室、住房,被垮塌的山石掩埋了大半;煤矿入口,也被山石覆盖;正门顶头的“红新煤场”,只剩“煤场”两个淡红漆字,在风中颤颤抖动。

  曾经数十人的热闹场景,如今已同这煤场一般,被尽数碾压在过去的记忆中——包括他的儿子谢龙,他现在重庆永川监狱里黯然度日。他被判20年有期徒刑。

  从去年九月,儿子杀人坐牢,煤炭生意停止,到现在,不过短短半年,这座煤场,却已如斗转星移,换了人间。

  同时变化的,还有整个煤炭行业,与谢中华冷却的心:儿子坐牢,煤场倒闭,自己也从坐拥上亿资产沦为路人甲。

  煤堆里爬出的老板

  海拔在869米的龙都镇,巴岳山横亘其中,部分山体为原始森林,当中蕴藏了丰富的煤矿资源。据统计,镇上煤炭探明储量在2000万吨以上,年开采量在30万吨以上。在这种环境下,于80年代初期,未成年的谢中华进入了当地一家小煤矿,成为一名煤炭工。

  煤炭工人是一份危险系数高、身体伤害大的职业,但在温饱都成问题的当时,小学没毕业的谢中华,没有条件挑三拣四。有份工作就是好事,何况这份工作还能给他带来不菲的收益。

  由于个子小,身子瘦,再加上谢中华来自新华村,其他矿工多来自红旗村,两个村多年水土不合,因此红旗村的矿工多把挖矿的事推给谢中华,他们自己只负责运矿车。

  谢中华自然不乐意,便拖拖拉拉消极怠工。这样的结果,是采矿量直线下降,煤老板指着众人一顿乱骂、扣工资。等煤老板一走,这群年长的矿工围着谢中华一阵乱打,经常把他打得头破血流。

  一次,谢中华再也受不了,在众人围攻之下,抓起一块矸石,猛然向外砸去。只听“啊”的一声,一名煤炭工软绵绵地倒下,额头上一个窟窿,鲜血直冒。

  谢中华有些怕了,但未熄的怒火与委屈让他睚眦欲裂,他指着发愣的众人,忿忿说道:“今天你们欺负老子,以后老子要让你们吃不起饭!”

  赔付了医药费,待工在家的谢天华想通了一件事:立足于人情淡薄的社会,不想受别人欺负,只有自己当老板!他翻出箱子里存的百十块钱,买了两条龙凤,出门去找新华村的老矿工。

  老矿工接过谢中华手中香烟,给了他三点忠告:

  1、龙都山表土稀薄,稍加剥离,就能发现土下的煤炭,进而露天开采和平硐;

  2、龙都镇政府混乱,做官的龙蛇混杂贪得无厌,多跑关系,就能拿下开采资历;

  3、露天开采容易让山体遭到彻底破坏,造成塌方,因此采矿可多开洞口,不可深挖。

  回到家,谢中华四处借钱、贷款,不出一个月,竟凑得10万多。

  当时,很多下乡的知识青年没有回城市,当中恰好有两个学地质的大学生。谢天华给两位学生一人发一个红包后,就算组建了自己的技术团队。

  紧接着,谢天华跑遍了龙都镇政府,上下多番打点后,政府人员掌中钢印“手起刀落”,将一页纸递给谢中华,说:成了。

  依靠两位技术人员,谢中华在玉峰村北麓找了一大片地。两天后,山脚地皮除去,发亮的煤炭重见天日。用几万块钱承包这片地后,谢天华当老板了。

  凭着一股真性情与高薪引诱,当地诸多男人都加入了谢天华的煤场。一年后,谢中华开上了桑塔纳。取回车的第三天,他找了四名社会打手,一路油门踩到底,回到当年被揍的煤场,将那群曾经揍他的红旗村矿工悉数揪出来,打得他们起不来身,才留下一摞钱,扬长而去。

  扮猪吃虎:赌来上亿身家

  躺着数钱,打压仇人,惯着儿子谢龙,对其听之任之,这样的日子,谢中华持续到21世纪初。

  2001年,龙都镇因为诸多煤老板野蛮挖矿,山体多处被挖得满目疮痍,古街后山发生严重塌方,虽然垮下的山石并未危及到房屋住所,却也闹得人心惶惶。

  这年,政府进行了整体搬迁,并发布强力限制:禁止煤老板挖掘新的矿坑。

  这造成一个现象:采煤量大量减少,但煤炭变得奇货可居,价格翻了好几倍。这是一次危机,更是一个机会:谁能保持煤炭的平衡产出,谁的身家就能成几何倍数翻滚。

  谢中华“二顾茅庐”,再次找上那名老矿工。此时老矿工已退休,当他看见谢中华打开一皮箱的钱,他顿时惊得说不出话。

  老矿工再次给谢中华指了条路:

  1、将其余的矿洞、特别是平硐开采的矿洞堵上,坚固地基;

  2、除了以上两种方法,更多地区采用的矿井开采,可用更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沿着剩余这条矿洞直线向下打矿井,采出更多煤炭。

  临走之时,老矿工抽了两张“大团结”,将皮箱还给谢中华,说:“这是我应得的。你还年轻,好自为之吧。”

  接下来,谢中华去了山西,煤老板的天堂。在那里,他才知道什么叫有钱人:几十上百万,也就是个农民。

  他带回几个山西的地质工程师,把之前的两个小年轻骂走。在这些新进技术人员的规划下,谢中华仿照山西矿场开矿模式,留下两个煤炭最丰富的矿洞,一个在洞深十多米处,向下挖竖井;另一个则挖斜井,配以带式输送机,大大节约人力成本。

  依靠这些技术设备,谢中华的煤炭开采量远超其它小矿场。但另一个问题来了:由于之前龙都镇的整体采矿量下降,很多外地合作商都断绝了合作关系,谢中华的矿场亦是不可幸免。

  也就在这段时间,儿子谢龙染上了毒瘾,每个月开支几万上下。谢中华一阵毒打后,谢龙带伤离家出走,去了上海。谢龙当时还未成年,去上海决计没有求生能力。一阵反思后,谢中华知道是教育不得当造成的问题,于是每个月在儿子存折上打20万。

  此外,由于技术设备更新,时间与物力财力的投入,数十名员工的工资,也拖欠了好几个月。多方受到掣肘的谢中华,决定主动出马,赌上一把。

[1] [2] 下一页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煤老板破产,上亿资产败给儿子一把刀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39274.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