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灰色行业 >> 正文

揭秘网络主播怎么赚钱 一场收入十万全凭粉丝打赏

更新时间:2016-3-22 21:05:23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株洲晚报 
文章导读:网络主播怎么赚钱?有了固定粉丝群体的主播,成了“网红”,主播可进行各种推广,如销售产品、开淘宝店等等。有的网络主播一场收入上十万,除了公司给的底薪,这些粉丝花钱购买的“礼物”就是主播们收入的主要来源。

株洲佰丽传媒的直播间里,女主播们正在做直播 记者 张媛 实习生 易汗文 摄

  收“礼”变现

  除了极个别“礼物”免费,几乎绝大多数都需要粉丝花钱购买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刘娟 周蒿)“谢谢老陈的‘玫瑰’,谢谢‘蜗牛’的‘百合’,么么哒……”看着满屏飞动的“百合”“玫瑰”,主播仙儿一边唱歌,一边对每个为她送出“礼物”的粉丝娇声表示感谢,时不时再卖下萌。你不是想知道网络主播怎么赚钱的吗?其实除了公司给的底薪,这些“礼物”就是主播们收入的主要来源。

  记者了解到,几乎每个直播平台都有几十上百种虚拟礼物,从最简单的“玫瑰”到“巧克力”“香槟”,还有“宝马”“奔驰”“游艇”等等,碰到特别的节假日,平台还会推出相应的限定版礼物。

  除了极个别“礼物”是免费的,几乎绝大多数都需要粉丝花钱充值虚拟币购买。在繁星平台,1元钱可以兑换100个星币,能送出20朵“玫瑰”,一辆“劳斯莱斯”得花费人民币100元,如果想要送出一份最高级的礼物“湾流G550飞机”,得花费人民币200元,就连吐槽主播送出“大便”,也是要花上40元购买的。

  网络主播多数都会挂靠在专门负责运营的传媒公司,主播收到的“礼物”,不会折现直接进入到网络主播个人账户,通常会被所在平台抽掉四五成,剩下的由主播和其所在的公司分。

  高底薪低提成,低底薪高提成,是传媒公司常见的薪酬方式,不同等级的主播拿到的网络主播收入和提成比例也不一样。北京天梦时代文化传媒株洲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天梦时代”)采用后种薪酬方式。相关负责人王先生介绍:“我们给主播的提成超过60%,在这里月收入七八千的线下主播有接近30%。”

  制造“网红”

  新人都要经过严格挑选,再由专业策划师进行量身包装

  3月15日下午,在体育路上的株洲佰丽传媒(以下简称“佰丽传媒”)又来了几个应聘的新人,都是模特,身材窈窕,长相可人。在株洲,模特是主播的主要来源。专门运营美女主播的株洲佰丽传媒3月刚开业,负责人张先生介绍,株洲芦淞服饰城丰富的模特资源,是公司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

  “外形条件并不是决定性的,新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挑选和培训,再由专业策划师进行量身订制包装。”张先生介绍。娇小可爱的杨糖果,笑起来两块苹果肌透着光,她被包装成甜美风,连艺名也是依照风格取的。仙儿的艺名来自古龙的小说,拥有大长腿、小脸、长发的她,则被包装成“小清新仙女范儿”。学习化妆、学会网络流行歌曲一百首、练习上镜表情……这些都是公司培训必备课程。

  在建设南路上的北京天梦时代,公司里一条走道两边是紧挨着的十几个直播间,每个房间三四平方米,装饰得很温馨,灯光角度都经过特别设计,靠走道一面装着玻璃门,主播们正在紧张忙碌。记者了解到,新主播多数都会到公司直播间里直播,接受公司培训,而达到一定级别和粉丝数量的成熟主播,则可以每天在自己家里直播。

  运营团队以粉丝身份进入直播间,去带动人气,拉动其他粉丝消费。

  类似斗鱼、虎牙等知名大平台竞争激烈,北京天梦时代、佰丽传媒纷纷选择了繁星、来疯、龙珠等新兴的直播平台进行合作。

  传媒公司既是主播们的管理者,又是服务者。北京天梦时代相关负责人杨先生介绍,公司会通过运作,让主播们的排位,在平台不断刷新的过程中,一直靠前,让更多的粉丝可以浏览到。还会开展一系列诸如节日晚会等活动,增强主播人气。此外,也有的公司会组织运营团队,以主播粉丝的身份进入直播间,去制造话题,活跃气氛,带动人气,拉动其他粉丝消费,或者与“土豪”叫板,刺激送礼。

  有了固定粉丝群体的主播,成了“网红”,主播可进行各种推广,如销售产品、开淘宝店等等。杨先生介绍,“我们还会挑选好的,往更高的平台送,再进行培养,他们可能就是未来的明星。”他将这个叫做“造星计划”,能给草根成名的机会。

  当下,主播及其身后的直播平台、传媒公司、经纪人,已经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据业内人士估算,中国大约有20万网络主播,庞大的粉丝效应,正撬动强大的消费力。究竟网络主播是怎么赚钱的?公司是如何运营的?有哪些人在消费?记者采访株洲业内人士,进行调查。  

  入行

  直播平台是个不一样的舞台

爱唱歌爱跳舞的杨糖果喜欢主播的工作,有自主支配的时间,收入也自己掌控 记者 张媛 实习生 易汗文 摄  做网络主播之前,他们有的是歌手,有的是模特,有的是老师。他们有的看上网络主播自由的工作时间,青睐网络主播的高收入,还有的怀揣着明星梦,期待自己有一天红起来。

  3月19日下午4点,90后女孩辣ki化好妆,换上为直播准备的V领白色毛衣,把墨镜架过头顶,坐进公司直播间,开始一天的直播工作。

  辣ki家住荷塘区,当网络主播已有4个月。在此之前,她是一名文员。去年11月底,她陪闺蜜应聘网络主播岗位(www.cyonE.com.cn/),结果机缘巧合下自己成功入选。如今在秀吧平台上,她已经是拥有3000多粉丝的5冠歌手。按平台定义,意味着粉丝累计给她送的“礼物”价值超过人民币4万,目前她做网络主播的月收入是七八千元。辣ki从小就喜欢唱歌,曾兼职在西餐厅驻唱,她称自己是半职业歌手,网络直播平台对她来说是个不一样的舞台。

  株洲姑娘彦淇毕业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从2014年开始做兼职网络主播。和很多艺术类学生一样,彦淇喜欢舞台,在校期间就参加过“花儿朵朵”等选秀节目,曾进入2011年“花儿朵朵”红歌榜赛区全国5强。去年3月,彦淇进入中国风女子组合七朵组合,成为补入的新成员。前不久七朵组合宣布解散,彦淇回到老家株洲创业开店,“像我们这个专业的,出路不多,要当知名艺人很难,需要机遇和资源。”她每天使用手机进行5小时直播,或唱歌或与粉丝互动,“在平台上,可以把自己的优势展现给大家看。”

  做模特的仙儿第一天试播的时候,就觉得挺喜欢这个行业,网友的好意让她感到亲切,“大家一起策,聊天很愉快。”日常生活中文静内向的她,一上直播就变得特别喜欢说话,爱笑爱闹。

  相比辣ki和彦淇,直播才13天、21岁的小鑫算是一个新人,她做网络主播的理由挺简单,“喜欢看镜头里的自己。”

  不用朝九晚五,工作时间自由

  不用朝九晚五,工作时间自由,收入相对不错,这是19岁的杨糖果看好网络主播岗位的原因。

  当网络主播之前,杨糖果是我市一家幼儿园的老师,早上7点半到下午5点,是她的工作时间,“天天和小朋友打交道,时间久了会有点烦,待遇每个月也就两三千。”去年辞掉幼师工作后,她还尝试做过2个月的珠宝销售,但那份工作更忙,“我平时也爱唱爱跳,以前也常在学校做主持人,就想来试下网络主播。”

  “公司要求我每天做4小时电脑端直播和2小时手机端直播,意味着每天到公司待4小时就够了,其余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做网络主播近一个月,她就感觉时间充裕,能常和朋友去逛街,去湘江风光带晒太阳,前些天她还以自己的生日会为内容做了手机直播,效果不错。公司给她的待遇是底薪3000元加提成,收入由自己掌控,看业绩来,“这次转行也是综合考虑后的一次理性选择。”

  网络主播小Y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她歌唱得不错,想利用晚上时间做直播,赚点零花钱。

  主播,在过去,指那些电视或者电台里,集策划、采访、编辑、制作、导播、主持于一身的媒体人。而在今天,使用一台电脑、一个高清摄像头、一张独立声卡、一支电容麦克风,几乎不需要任何门槛,人人都有机会当上主播。通过唱歌、跳舞、讲段子、游戏解说等在线直播表演,有的网络主播能同时吸引几十上百万“粉丝”观看,一场直播收入几十万元。

  有业内人士根据2015年的调研报告预测,2016年,每个月看一次网络直播平台的用户数可能在1亿人次左右。互联网时代,网络主播已然成为一种新职业,关于它的话题一次又一次占据新闻头条,而它的“魔力”也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

  据不完全统计,在株洲,线下挂靠公司的网络主播有近100人,主要从事才艺直播,其中95%以上是年轻女孩,也有少数男孩,年龄集中在18——25岁。他们每天定时出现在电脑屏幕前,对着屏幕那头的“粉丝”们卖力表演,获取“礼物”。

  修炼

  一个月要花近半工资买衣服和化妆品

  做半年都没起色、只能拿底薪的网络主播,大有人在。网络主播行业流动性很大,新入行一批网络主播,可能一个月后就走掉一半。熬出头不容易,这是不少已经红了的网络主播的感慨,除了自身的坚持和努力,要成功,很大程度还依赖机遇。

  要尊重粉丝,决不能连续两天做同样的发型、穿同样的衣服,这几乎是网络主播圈里的黄金法则。

  前天中分长发配白色长裙,昨天旗袍裙配斜刘海,今天扎起两个小辫穿上蓝色蝙蝠衫……每天上繁星平台直播前,仙儿要精心准备造型,光化妆就要花上一个多小时。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仙女”一点,她还特意去美发中心接长了头发。做网络主播一个多月以来,她还没穿过相同的衣服,这些衣服多是她从网上或者芦淞服饰城淘来的,多数都很便宜,几元到几十元都有。造型支出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大支出项。按照目前3000多元的收入水平,她每个月买衣服、化妆品要花去工资的一半左右。

  仙儿的志向是做大网络主播。她花了很多工夫去研究:多直播才能多积累粉丝,她因此放弃了休假。除了公司规定的6小时外,她常常超时直播,最久的一次,从晚上8点直播到第二天早上8点。

  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早上6点半起床,“要练形体,得维持身材,还要上瑜伽课,提升气质,要抽时间看书、看新闻、看综艺,不然直播的时候,容易和粉丝聊不下去。”她得常更新自己的曲库,“尤其是那些网络神曲,以免网友点到时不会。”除了这些,她还得与qq群里的粉丝维持关系,“有时候会聊比会唱重要,网络主播就是粉丝的大众情人,陪他们聊天,让他们开心,我的铁粉会为我和土豪叫板,让土豪送礼物。”她连休息时间都很少,“估计要跟自由和谈恋爱说再见了。”

  连续3个月错峰直播,从半夜12点播到早上6点

辣k在直播间里与粉丝互动 记者 张媛 实习生 易汗文 摄

  去年6月,因为在中心广场地下通道街头演唱被公司工作人员发掘,CC成了来疯平台的一名网络主播,如今每月收入一万多元。当下他炙手可热,拥有近2000名粉丝,有32人充值成为他的“守护神”,帮助他管理粉丝。这是什么概念呢?根据平台规则,一个人开“守护”一个月,就需要人民币588元。

  不过,回想起成名前的日子,CC还是感觉有点心塞。“作为新人,为了吸引关注,我特意错开大网络主播的播出时段。”连续3个多月,CC每天准时在半夜12点上线唱歌,播到第二天早上6点下线,然而,状态依旧不温不火。这让他内心饱受煎熬,加上长期熬通宵,身体也开始受不了。好在入行半年后,今年1月,他的粉丝猛增,算是熬出了头。

  相比之下,辣ki要幸运不少,之前的低迷,因为她的一次出糗而被打破,“圣诞节公司举办直播晚会,当时两三万人在线观看,我担任主持人,穿着高跟鞋一出场就摔了一跤,惹得所有人哈哈大笑。”虽然及时爬起来圆场,辣ki还是尴尬得不行。不过戏剧性的效果是,不少网友因为这一跤记住了她,那以后,粉丝增长速度明显加快,常常有人留言问她,“你就是那天摔跤的那个网络主播吧。”

  辛酸

  直播既是脑力活,也是体力活,面对圈内负面新闻频传、粉丝们需求各异的压力,加之长期久坐带来的腰、肩不适,不少网络主播选择暂时抽离,或者出去旅游来放松。

  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还不能对粉丝黑脸

  辣ki过两天就要去云南旅游了,做网络主播以来,她还没有好好放松过。

  一直播就得连续好几个小时保持挺胸收腹的状态,“弯腰驼背会显得没精神。”时间一长,她的肩颈常常会隐隐作痛。因为要持续唱歌或者不停地与粉丝沟通、聊天,嗓子也很煎熬,“以前没觉得感冒有什么,但现在特别担心,因为感冒时唱不了歌,还得一边直播一边擤鼻涕。”由于长期面对电脑,熬夜晚睡,她的眼睛时常红肿。

  在直播平台上,网友们的“爱”和“恨”都来得很快,“有捧的就有骂的,说我长得丑等各种各样的难听的。”辣ki说,但网络主播不能黑脸,一些细微情绪变化都会影响到粉丝。黄段子、性暗示也会常出现在直播评论中,她得想办法巧妙转移话题来应对。“说我唱得难听,我也不生气,就一直唱到他满意为止。”把粉丝当朋友对待,这是辣ki的办法。

  多次直播被粉丝评论丑,网络主播小叶还想过整容。业内人士透露,在网络主播圈,整容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赚到钱了就去整容,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美。

  做网络主播是辣ki想要坚持的事业,不过她也不知道会坚持多久,她和其他同行都知道,这不能做一辈子,是碗“青春饭”。

  害怕会在这一行迷失自己

  “网络主播直播时驾豪车撞人事件”“郭mini直播脱衣事件”……近来网络上爆出的负面新闻,让网络主播这个群体陷入舆论漩涡。今年1月11日,知名直播网站斗鱼发布《网络直播自律公约》,要求网络主播都加入,明确提出“不能以任何形式播放和宣传带有色情、暴力血腥、消极反动以及有擦边球嫌疑的节目”。

  监管在收紧,不过,仍有网络主播悄悄打“擦边球”。3月19日晚,记者点开一位株洲网络主播的“房间”,这名女网络主播与另一名女网络主播“连麦pk”输了,被罚在裙子下脱掉内裤,而众多粉丝在看热闹。“连麦pk”是网络主播行内涨粉、“收礼”的一种常用方式,两位网络主播在网络上连线,通过表演吸引粉丝送“礼物”,两者再就“礼物”总价值数进行比拼,输掉的人要接受惩罚。常见的惩罚有屁股坐气球、在脸上画画、胸口夹手机,也有少数人进行隔空取内衣等惩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络主播打“擦边球”其实很危险,被发现会被封号,其所在公司也可能受罚。

  面临升级涨粉压力,仙儿说自己有底线,不会做超出底线的事情,但仍害怕自己在这个行业迷失。

  记者采访的多位网络主播,多数表示得到了家人朋友支持,有的家人甚至会每天看自己直播。不过,也有的网络主播因为家长反对,只能偷偷做直播,家长何女士就不认同孩子的职业,“不是稳定长久的工作。”

[1] [2] 下一页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揭秘网络主播怎么赚钱 一场收入十万全凭粉丝打赏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39275.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