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创业教训 >> 正文

微微拼车王永:公司10亿没卖如今老板倒贴维持

更新时间:2016-6-14 18:21:42  作者:记者周萍英 山… 文章来源:楚天金报 
文章导读:微微拼车,对大多数武汉人来说都还来不及熟悉,却已经传来其进入冬眠期的消息。这个曾经一个月内融资两次、最高估值十亿元的互联网拼车软件,一夜之间成为滴滴顺风车的炮灰。

   楚天金报讯 图为:微微拼车曾经让王永风光无限 

  □本报记者周萍英 山今 

  互联网创业者往往天生就与资本暧昧着。实际上,资本往往是一把双刃剑,很多人看到了它带来的乘法式高速成长,却忽视了它背后巨大的隐患。 

  微微拼车,对大多数武汉人来说都还来不及熟悉,却已经传来其进入冬眠期的消息。这个曾经一个月内融资两次、最高估值十亿元的互联网拼车软件,一夜之间成为滴滴顺风车的炮灰。 

  江城本土创业明星、华科学子付小龙的项目恋爱记,也曾因获得1000万投资而一时声名鹊起。最近却传来烧完千万资本、收缩团队的消息。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资本在创业过程中充当着怎样的角色?创业者该如何跟资本好好相爱? 

  ■疯狂 

  两个月估值从8000万到10亿 

  因为热衷公益,王永一直关注并推动着公益顺风车事业的发展。2014年,各种拼车软件层出不穷的时候,王永也投身其中。 

  2014年10月,微微拼车正式上线。和嘀嗒拼车、51用车、天天用车一样,微微拼车希望搭建一个拼车平台,方便车主和乘客互助出行。 

  2014年10月,微微拼车只有不到30名员工,公司账上的资金也不到200万。凭借王永在顺风车领域的号召力,以及全国各地的合作资源,微微拼车在多个城市迅速打开了市场。 

  资本接踵而至。2014年12月,一次谈判就让微微拼车拿到了400万元人民币的首笔投资,投资方叫中新圆梦,对微微拼车给出的估值是8000万元人民币;2015年1月,微微拼车拿到了750万元人民币的第二笔投资,投资方为茂信资本,给出的估值是1.5亿元人民币。 

  这两笔投资的进入,让王永的胆子大了起来,微微拼车随即进入人员和业务的“大跃进”状态。在2015年的1月以后,王永对微微拼车“行业第一”这个事实深信不疑。他告诉记者,当时微微拼车的业务覆盖了国内180多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百万,日均订单在3万单左右。当时一切看起来都欣欣向荣。包括中信资本、盛大资本在内的一大波投资机构络绎不绝地登门拜访。“当时非常亢奋,每天都工作16个小时。”王永甚至开始谋划上市,谋划全球化,谋划一个规模更大的私家车共享经济平台,拼货和拼车位的业务也完成了产品初步设计。 

  当投资人给微微拼车估值1.5亿、3亿、5亿的时候,如果王永拍板,钱也许很快就会到账。但王永希望听到更高的出价。终于,中信资本喊出了10亿元的报价,王永开始心动。为此,他甚至还拒绝了一家A股公司10亿元人民币收购微微拼车的请求。 

  ■转折 

  巨头到来投资方全吓跑了 

  但很快,他就为自己的贪婪和犹豫付出了代价——滴滴顺风车来了。 

  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没多久,就传出要推“滴滴顺风车”的消息,滴滴把投资人都吓跑了。 

  王永显然没有预测到这样的结果。滴滴把中信资本吓跑后,微微拼车并没马上走投无路,放低估值去融资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果然,盛大资本来了,他们给的估值是4亿人民币,愿意投1亿人民币换取25%的股份。谈判非常漫长,而微微拼车账上的钱已经快要花光了。这期间,为了维持正常运营,王永个人先后拿出2000多万元投入到公司。 

  在业务方面,微微拼车一度加大了在上海、杭州等城市的补贴力度,仅仅是为了能做出漂亮的数据。现在回想起来,王永说,那时候自己确实某种程度上存在赌博心态。 

  结果是,他赌输了。2015年6月,股市暴跌,在这样的背景下,盛大资本在投决会上决定不投资微微拼车。而王永转身去找其他投资人时,发现没有任何人有接盘的丝毫意愿,无论估值降到多低。 

  自知大势已去,王永被迫加大了裁员的力度,“从30人到300人很容易,但从300人到30人,过程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反思 

  4000万买来哪些教训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回到2014年10月,你觉得微微拼车的结局会变吗?”

  对于这个问题,王永声称自己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吸取了前述教训之后再去经营微微拼车,胜算一定会很大,“也许现在拼车领域剩下来与滴滴顺风车对抗的就不是嘀嗒拼车,而会是微微拼车。”

  王永说,创业就像登山,他以前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小有成就,但就好像只到过海拔2000米的山顶。而经过微微拼车,他去过了海拔3000米的地方。虽然结果摔得很惨,但教训也是财富。

  微微拼车给王永带来很多教训,比如:创业要避免烧钱、避开巨头,否则命运不在自己手中;融资不能贪婪,要及时拿钱,出价最高的不一定最可靠;团队里要有同舟共济的合伙人,打工心态的职业经理人往往靠不住;内控和管理工作一刻不可松懈,否则公司会死在内耗上。

  当然,也有对人性的思考。“以前我做公益,碰到的好像都是好人;做了微微拼车之后,遇到的好像全是坏人。”王永口中的“坏人”,指的是刷单用户和侵吞公司财产的员工,“我在湖畔大学上学,马云就跟我们讲,世界上其实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人的一半是善,另一半是恶。”

  回想起纠结估值的那段时间,王永也承认自己有点贪婪,迷失了本性。而在如何处理人性的问题上,王永的答案是“一定要靠规则。”

  当然,如果再创业,王永一定不会选择类似拼车这样通过疯狂补贴来竞争的行业。

  “生意总归要赚钱,要有利润。O2O补贴大战,其实都是自欺欺人。”王永说,“互联网是一种工具,我们不能把互联网当饭吃,真正的发动机还是商业本身。本来我对这个道理的理解还是比较深的,但在那段狂风暴雨的时间里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在采访完王永之后,记者与另外几位拼车行业的专业人士探讨微微拼车的成败。不少人表示,在他们眼里,像王永这样的传统企业家来玩互联网,几乎注定要败在互联网创业者的脚下。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t.kanshangjie.com/r4

  但王永认为自己曾离成功很近,如今内心渐渐释然,他说自己还会继续创业:“如果一个创业者,能栽一个很大的跟头,对他未来做更大的事情,一定是有巨大帮助的。”

  ■观点 

  风投也包括创业者的风险 

  没有盈利模式支撑的互联网项目,就是昙花一现的风景吗。投资者又是如何看待资本的作用呢? 

  中植企业集团中南区域总经理张建林认为,2016年开始,在VR、AR、直播、手游等一系列高技术含量的项目面前,前几年火热一时的O2O等互联网创业浪潮似乎正渐渐退去,在赚足了人气、流量之后,仅仅留下惨白的沙滩。为什么蜂拥而上的项目却很难做大做强甚至被挤出水分来?暂时的答案是盈利模式的欠缺。如果深挖一下,我们又可以发现,不管是app应用、视频,还是交友、博客,每当有一个成功者,其后总会出现一大串的跟随者,这些跟随者大都是简单复制,然后苦盼着风险投资的到来或者被收购。因为成功者的例子也是如此,都是被收购或者获得风险投资。看似人人都在关心盈利模式,实际上没有几个人在关心。 

  风投在这里扮演了“影子武士”的角色,各路VC们可以让互联网项目迅速火起来,也可以迅速让它灭下去,因为没有了盈利模式支撑的互联网企业,不能不说就是花瓶。也难怪贝恩投资公司总经理黄晶生会说:“很多互联网项目过了头,我们风险投资界是有责任的。”“风险投资,不仅仅只意味着对投资者的风险,也意味着创业者的风险。” 

  张建林认为,在互联网创业浪潮中,资金实力的推动固然很重要,但到了一定的规模,还是要拼团队、拼运营理念、拼服务。看谁能提供有效、高质的服务。 

  当互联网不再靠一个概念就能无往不胜的时候,它真正的浪潮也就来到了。 

  ■链接 

  恋爱记:烧完千万陷入困境 

  无独有偶,武汉本土创业明星团队——恋爱记(原名恋爱笔记)项目团队也陷入了尴尬。 

  2013年这个时候,恋爱笔记上线。这款主攻情侣私密社交的应用软件,是由华中科技大学的几名学子捣腾出来的。创始人付小龙基于自身的恋爱体验主导开发了这款应用。 

  赴京参加360首届大学生应用开发大赛并取得第一名后,2013年底,奇虎360给了80万元的天使投资。 

  依靠这笔天使投资,仅仅8个月后,恋爱笔记便完成了3.0版本的开发,并拥有了百万用户。这些成绩为项目带来了更多的融资机会,付小龙也一时成为全国大学生创业明星,光环无限。 

  到2014年底,世纪佳缘的1000万元投资,更是将团队推向巅峰。似乎成功唾手可得。 

  然而,一年过去了,融到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用户确实增长了很多,然而产品却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现在这个时候,整个投资环境已经趋于理性,对于互联网领域的创业项目,风向也开始转变。从之前的追求流量和数据,转向商业模式的考量。 

  付小龙开始对团队收紧,只保留技术和运营团队。因此,外界对于恋爱记要垮的消息也开始传开。 

  在对一家自媒体的采访中,付小龙总结道:坦白地说,产品本身是有缺陷的,用户群体也只能是特定的群体。互联网项目一定要分析它的商业模式在哪里。也正因为资本的不断注入,容易使创业者缺乏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危机意识。强大的资本面前,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微微拼车王永:公司10亿没卖如今老板倒贴维持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39770.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