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特殊职业创业 >> 正文

改娃师孙敬垚:帮洋娃娃换妆最高月入过万

更新时间:2016-6-17 10:29:26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 
文章导读:大陆兴起给洋娃娃改妆的行业——“改娃师”,近来吸引不少年轻女性投身此一行业。浙江师范大学一年级女学生孙敬垚利用课余时间帮洋娃娃换妆,最高月入人民币上万元。

(图片源于网络)

  对于不少80、90后来说,“洋娃娃”几乎是陪伴童年的标配。很多女孩子,甚至有过这样的尝试:给娃娃穿衣服、做发型,变得和别人家不一样。可是很多人的尝试,就停留在自娱自乐的阶段。浙师大经济与管理学院、中非国际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的大一学生孙敬垚就不一样,她从中发现了商机,还经营了一家名叫“鹿鹿の藏物”的淘宝店。图为孙敬垚和她的“非卖品”。

  顾客将买来的普通娃娃寄到孙敬垚的网店,经过她的巧手,换装易容后再寄回。听起来很莫名其妙,这样的网店有人光顾吗?说出来可能很多人都不信,小店月成交额超过3000元,寒暑假还能破万元。圈内对这个职业还有个称呼——改娃师,而玩改妆娃娃的玩家,叫“娃娘”。

  图为安静躺在工作台上的,是等待“美容”的娃娃脸。

  孙敬垚从小就很“任性”

  因为喜欢芭比娃娃,小时候的她几乎将所有零花钱都花在收藏芭比娃娃上,买来的娃娃整整积满了两个大号储物箱。

  孙敬垚的任性在高二那年体现得淋漓尽致,十七八岁的雨季青春,小姑娘感慨“人生一片迷茫”断然休学,去旅行,去寻找方向。高三时,她被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实力派油画家王小杰教授所欣赏,推荐进入全球排名前20的爱丁堡大学就读;同年,孙敬垚顺利被爱丁堡大学珠宝设计系录取,成为当年该系唯一一个中国学生。

  没想到,她竟在预科读了一半时选择回国,到现在王小杰还直道可惜。不过,孙敬垚并不后悔:“还是挺茫然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当时,走在爱丁堡市的大街上,突然就觉得世界那么大,我为什么要随波逐流生活?”

  回国后,因为错过了艺术招生省考,孙敬垚只能以文科生的身份参加高考。志不在此的她选择继续“任性”,不久之后,她就在娃圈认识了小布娃娃,大大的眼睛,纤细的身体,孙敬垚立刻就喜欢上了这特别的娃娃,也终于找到自己喜欢的事。

  说起改娃师,不得不介绍一款名叫小布娃娃,这款诞生于1972年的玩偶四肢短小,头部和眼睛偏大,有人害怕但也有人爱不释手。诞生之初销量并不好,定价却在1000~5000元不等,但这款个性娃娃很适合改妆。经过一些“大师”之手,小布娃娃的表情可以更生动,有的微笑,有的流泪,有的可以嘟嘴生气。这些流水线上的产品,因为改妆而变得有了生命。图为每一双娃娃的眼睛,都要亲手重新画过。

  起初,改妆娃娃在海外流行,近几年才到中国。改妆圈最早的中国玩家大都是海归,很多“大师”集中在北上广等地(www.cyonE.com.cn/)。被这款娃娃吸引的玩家,就包括孙敬垚。小布娃娃个性的外表,倒也符合她的性格,毕竟她曾放弃爱丁堡大学的学习机会选择回国,原因只是觉得“世界那么大,我为什么要和身边的人过一样的生活”。图为孙敬垚给改装的娃娃找到合适的耳环并亲手戴上。

  大约两年前,她在淘宝上联系改娃师,却被高昂的改妆费吓了一跳:小布娃娃的基础改妆费飙到了1800元以上,有的甚至高达上万元,改妆师的妆位排到了五六个月后。虽然“娃娘”大多是白领,但动辄上万元的价格,还是让很多人不舍得。孙敬垚萌生了自学改妆的想法,当时网上只有基础课程,她慢慢试验,从改妆师晒的娃娃上,推测改妆工具和上妆材料。好在有一定的美术功底,一个月后,她掌握了基本改妆技巧。图为用专用梳子给娃娃梳理头发。

  娃娃改妆比女孩化妆还讲究,材料也很复杂,不仅需要人化妆时的假睫毛、眼影、腮红、唇彩,还要粉彩、彩铅和调和液、消光漆、稀释液等等专业颜料,有时还得用到刻刀、打磨棒这类改变面容的工具。为了找到色感和光泽度最好的粉彩,孙敬垚几乎试遍了所有的高档粉彩,最终选定了一套市价超过3000元的粉彩。

  她觉得,每次改娃就像是一个创造生命的过程。改妆需要化妆技巧,更需要细心和创意,眉毛、眼妆、腮红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有时为了符合娃娃的风格,可能还得加上雀斑增加萌度。

  2015年初,孙敬垚又一次看到了“娃娘”在贴吧上吐槽改妆费用高昂和改妆师紧缺,她又萌生了开一家网店的想法,而且定位很明确:走亲民路线,以低廉的价格吸引更多人来“养”娃。小店开业一个星期后,第一位顾客“走进”了孙敬垚的店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她寄来了娃娃。图为给娃娃穿上与头发颜色相配的鞋子。

  “当时超级激动,又有点心慌,怕自己一个手抖,就把人家‘闺女’毁容了。”孙敬垚说,为了让顾客放心,她还加了对方微信,从“养”娃娃的小窍门到生活小事的互相吐槽,得到了对方的信任。她500元左右的改妆费,也被顾客笑称“白菜价”。除去寒暑假,孙敬垚一个月只能改妆四五个娃娃。目前她网店的妆位已经排到了8月份。

  改娃师是怎样给娃娃改妆的

  未经改妆的小布娃娃,大多肌肤光滑,但看起来比较假。改娃师要做的,就是把原来的妆容擦掉,再喷一层消光漆,接着还需要用彩色铅笔和粉彩上妆。除此之外,还需要在娃娃的脸上,用铅笔画出自己想要的鼻子、嘴巴形状,然后用小刻刀一点一点刻画,并搭配上合适的睫毛。

  妆容完成后,还要搭配衣服、首饰,让原本看上去一模一样的娃娃,拥有自己的面孔、表情和穿衣风格。

  “这是一个重新创造生命的过程。”孙敬垚说,因为所有的妆面都是纯手工刻画,改妆过的娃娃每一只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候两边眉毛不太对称,还需要返工。”

  孙敬垚的执着,也让她迎来了新的商机。最近,有家娃娃家具制造公司在和她商量定制小布娃娃家具的事宜,却被她一口回绝了。

  “我希望小店能保持独立,未来在筹得资金后,创建自己的娃娃公司,生产自主品牌的娃娃和娃屋。”孙敬垚说,她的目标是在一线城市成立DIY手工教室,提供专业改妆工具,以一对一指导的形式,传授玩家基本改妆技法和娃衣、娃屋的制作方法。

  本报通讯员 张晨怡 本报记者 郎擎宇/文 俞跃/摄

  相关新闻:

  参考消息网6月16日报道 台媒称,中国大陆兴起给洋娃娃改妆的行业——“改娃师”,近来吸引不少年轻女性投身此一行业。浙江师范大学一年级女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帮洋娃娃换妆,最高月入人民币上万元。

  据台湾“中央社”6月15日援引大陆媒体报道,浙江师大经济与管理学院孙姓女学生是一名“改娃师”,普通版本的小布娃娃经她一改,风格迥异。虽然她坚持走亲民路线,但收入不菲,寒暑假靠替洋娃娃换妆可赚上万元。

  孙姓女学生说,给洋娃娃穿衣服、做发型,刚开始停留在自娱自乐的阶段。

  后来她上网查询,发现时下的“改娃师”收费高得惊人,往往从人民币1800元起跳。她靠着自学走进“改娃师”这一行,慢慢有了成果,还上网开店。

  她说,改妆娃娃在海外流行,近几年这股风潮才吹进大陆。改妆圈最早的中国大陆玩家,大都是“海归”派,很多“大师”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

  孙姓女学生以500元左右的改妆费吸引客人,一度被顾客笑称“白菜价”。不过,她低价策略奏效,如今排队改妆的洋娃娃已排到两个月后,寒暑假时期时,她可月收入上万元。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改娃师孙敬垚:帮洋娃娃换妆最高月入过万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39780.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