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创业新闻 >> 正文

网络美女主播:讲话嗲就能吸粉 年入百万属中等

更新时间:2016-8-2 10:43:05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齐鲁晚报 
文章导读:不用朝九晚五坐班,不用担心被领导训斥,每天只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电脑前花上三四个小时聊聊天、唱唱歌,网络主播就能月入过万。这样的职业你羡慕吗?但在这光鲜的背后,一个网络主播又是怎样诞生的呢?

网络主播揭秘:讲话嗲就能吸粉,月入过万是起步价

经纪公司正在对签约主播进行舞蹈培训。受访对象供图

  直播车展、直播旅游、直播吃饭……网络主播的身影不再限于屏幕之上,渐渐走向线下吸金,渗透进各行各业。无论线上线下,网络主播看起来皆是光鲜亮丽,那么背后呢?他们靠什么成为粉丝心中的“不可或缺”?“互联网+”让许多传统行业找到了第二春,那么“直播+”呢?

  今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推出直播背后系列报道,揭秘网络主播的台前幕后,探讨直播的未来。

  不用朝九晚五坐班,不用担心被领导训斥,每天只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电脑前花上三四个小时聊聊天、唱唱歌,网络主播就能月入过万。这样的职业你羡慕吗?但在这光鲜的背后,一个网络主播又是怎样诞生的呢?

   跟高校联合,招募美女主播

  7月11日,被称为第一网红的papi酱在八大平台同步开通直播,一个半小时内就吸引了两千万人观看;“国民公公”王健林上访谈节目也直播了……网络直播俨然成了2016年的最热词汇之一。在这个人人都能成为主播的时代,名人直播固然受关注,但其实千千万万的网红才是直播的主力军。

  那么,这些屏幕前的网络主播都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如果你以为是他们自己造个直播间,逐渐发展,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在直播行业,充斥着各种主播经纪公司,它们专门打造、培训各种网络主播,并以此获取利润。

  魁钺会旗下的钧彤传媒就是这样一家直播艺人的造星工厂和经纪公司。钧彤传媒副总经理张蕾告诉齐鲁晚报记者,公司从去年9月份开办培训直播艺人的业务,“我们会跟有美女资源的高校联合,做一些招募主播的活动,还有一些主播是知道我们的名气和影响力主动签约的。”

  成为签约主播后,第一步要学习的就是如何自我营销,让更多人喜欢,“一开始做主播基本没人看,有人就会问‘美女,你的房间怎么都没有人呢?’这时候经过专业培训或者情商高的女孩就会特别阳光地面对,‘没事啊,只要有你就够了。这样,这个人极可能会被留住成为粉丝。”其次要培养的本领就是声乐、舞蹈等才艺展示,公司会每天让她们了解社会热点新闻,丰富思想的同时还能带来谈资。

  培训一周后,签约主播们正式上岗。直播过程中,会有专门人员帮她们找出问题所在,教其如何应对。除了前期的集中培训外,每周还会进行艺能辅导,“我们有专门的一层楼,都是用来培训签约艺人的,会有老师教唱当下流行歌曲,一些比较容易上手的舞蹈也会培训,每年还会有化妆和服饰搭配培训。”张蕾表示,“我们是需要她们通过后期努力与公司实现共赢。”

  在主播培训成型后,公司将会根据她们的个人特质推送到不同的直播平台,“不同的平台会有不同的用户群,像优酷旗下的来疯直播,靠视频吸粉,我们会把有才艺展示的主播推送过去,搞笑的主播更适合手机直播平台。”

   讲话嗲就能吸粉,入行两年就是“老炮儿”

  目前魁钺会在全国有15家分公司,签约主播1500人左右。网络主播名为“炸炸”的林璐就是魁钺会旗下的一名签约主播,在来疯直播上有4万多粉丝的她可以说是一位大V。

  才艺并不算长项的林璐主要靠聊天吸粉,“大家可能是觉得我有趣吧,我是福建人嘛,很多人觉得我讲话有港台腔,更嗲一点,这种腔调会吸引他们。”

  “我是会计专业的自考生,当时正在毕业实习期间,家人想让我做会计,有个稳定的工作,但是我本人属于比较闹的女生。”

  2014年,林璐成为一名主播,她认为自己接触主播的时候已经不是最佳时机,“2012年应该更好一些,那时做主播的人更少,也没这么杂,现在很多都是网红脸在做直播,早前大家并不是靠脸,而是以才华特长取得关注。”当年做主播一定要有一套专业的设备,声卡、摄像头、麦克风,而且一定要用PC端直播,“不像现在拿手机下个APP就能直接开直播。”

  入行两年的林璐算是个“老炮儿”了,并不需要公司的培训,她之所以签约是看重公司的运作能力。“签公司主要看它的推荐力度怎样,以前有好多事情都需要自己来解决,现在由公司帮我出面向直播平台要推荐、热门置顶,接线下活动也不需要我直接跟对方谈。”

  张蕾称,目前当红的主播基本都有约在身,“很少有单做的,跟公司走毕竟扎实点。”

  主播和平台之间有了经纪公司这座桥梁,沟通起来顺畅许多,“比如主播过生日或者有特殊的才艺展示,我们就会提前跟平台申请,只要质量好肯定会给上到热门。而且用真正优质的艺人跟平台协商推广是不用付费的,平台也希望自己更加丰富多彩。”

  对于一些大V主播,公司还会帮她们寻找代言活动,甚至出唱片,“长春有个特别会翻唱的女主播,我们就帮她出了唱片。”张蕾称。

   一个月被赏70万,分成后还剩30多万

  也有单干的网络主播,比较自由,限制也少。不过,多数网络主播都像林璐一样,隶属于形形色色的经纪公司。

  一名主播经纪行业业内人士介绍,目前自由做主播的只有不到10%,剩下的全部需要通过经纪公司或者直播网站的各种公会挣钱。“单干的主播能挣到钱的非常少,除非你特别有天赋或是外表十分出众,多数都需要经纪公司去和网站交涉。”

  经纪公司替主播打理各种事务,肯定不能是白干,一般是通过抽成的方式来赚钱。

  一般主播的抽成比例在30%至60%。“普通的二级主播每挣100元自己只能得70元,剩下的30元要归经纪公司和网站。”上述业内人士介绍,经纪公司和网站的关系非常紧密,也联手监控着旗下主播的一举一动,一个以唱歌为主的主播如果突然想跳一支舞必须提前向经纪公司提出申请。

  林璐说,“自己最多时在半个月内被一个铁杆粉丝打赏了70万的礼物,跟平台分成税后拿到了30多万。”林璐表示自己的粉丝中大玩家还是比较多的,“自己是老板,都在25岁以上,大部分是30岁出头。”

  去年,林璐的收入超过了百万,张蕾表示,这在公司里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二三百万的也很多,每月过万这是最基础的,有些女孩一个月赚几十万很正常。”

   有直播平台涉黄涉赌,即日起专项整治

  近日,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召开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会议,决定从即日起至10月底,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

  有关人士介绍,这项工作将切实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的安全管理,依法打击利用网络直播平台实施的各类违法犯罪活动,进一步净化网络环境。

  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境内各类网络直播平台已达150余家,用户规模超过2亿,一些大型网络直播平台注册用户过亿、月活跃用户超千万,高峰时段部分“房间”用户达数万人。

  网络直播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突出的安全问题。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传播色情低俗信息,屡屡挑战社会道德底线,个别网络直播平台存在色情表演、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网络环境,危害社会公共秩序。

  专项整治期间,全国公安机关网安部门将全面检查网络直播平台安全管理制度措施落实情况,指导网络直播平台全面清理各类违法有害信息,依法关停传播违法信息的账号、频道,查处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网络直播平台。

  据悉,这次将重点整治三类网络直播平台:一是群众举报、网络曝光或网民反映问题集中的;二是涉嫌存在色情表演、聚众赌博以及其他违法行为的;三是企业自身管理秩序混乱、安全管理制度措施不落实的。

  同时,公安机关将监督指导网络直播平台加强安全管理,履行法定责任义务,严格落实违法信息防范处置以及网上案件线索发现报告等措施,推进网络主播和管理员实名制、普通用户手机注册登记等安全管理制度,促进网络直播平台的健康发展。

  据了解,公安机关网安部门还将与网络直播平台建立协同处置违法信息工作机制,对利用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散布淫秽色情、暴力、恐怖、教唆犯罪等违法信息,或组织色情表演、聚众进行赌博、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坚决依法打击,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若发现违法犯罪线索,可向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举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雨涵)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网络美女主播:讲话嗲就能吸粉 年入百万属中等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0186.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