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创业教训 >> 正文

四次“赌博”创业让我成百万“负翁”

更新时间:2016-9-20 20:17:09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大众投资指南 
文章导读:我“赌”得很重,输得很惨,每一次遇到困难时都成了新“赌博”的开始。从设计公司到广告公司再到媒体公司,我没有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却在“恐慌”的动力下,每一次不断将公司升级,不断的努力融资,一步步沿着错误的轨迹发展下去,愈是举步维艰,愈是急功近利。

  三次“赌博”,难以遏止亏损

  四年前的年初,我辞去工作,借入资本,安装宽带,开始了在家中炒股的“职业炒手”之路。股市大环境的恶劣,悲多喜少。一年半的时间,我的股本已亏损70%,损失十余万。盘算着再不创业连创业的资本都没有了,于是,我揣着不足4万元,开始了自己第二次“赌博”。

  我选择进入传媒领域进行创业,由于技术、经验、资金等问题,最终我决定从设计公司开始做起。新公司以3人开始进入了运营期,开业即有了第一笔单子,但后来的发展不尽如人意。尽管我和我的股东很努力,但在缺少经验、人脉、背景、技术等一系列条件下,公司仍无可避免的亏损。于是我开始寻求突破,寻找新的融资。当时找到了两位有一定实力的新股东,并再次融资,将公司升级为广告公司,开始了第三次“赌博”。

  一个月后,公司接到了一笔12万的企业形象设计,但另一个股东因利益分配问题离开了公司。于是我亲自带领团队入驻签约公司,开始了长达9个月的设计工作。但公司一直勉为其难的运行,难以遏止亏损的局面。

  第四次“赌博”

  三个月后考虑到房租的原因,公司不得不搬迁到一个商务楼里继续运营,同时也面临创业股东的离开问题。这个时候,我开始琢磨“蓝页”项目,认为做广告设计不如有媒体渠道。于是,我撰写了新的商业计划书,分批获得了3万元、10万元、20万元的资金,开始了第四次“赌博”。对于“蓝页”,很多人都不明白它的性质。它是一个多媒体的混合物,它的母体在表现形式上为DM刊物,并派生出多种发布渠道。如果有人想起了“黄页”,就应该知道“蓝页”的定位:工作有黄页,生活有“蓝页”--那是不一般的价值。“蓝页”坚持到写字楼的定位,坚持到消费者手上的定位,坚持做在消费者需要时能找得到的广告。

  这一次“赌博”拉开了我人生新的序幕,我没有意识到,在之后的日子,自己能活下来,说得好听是资本运作的结果,说得不好听是一路借贷的结果--我一直拿借贷赌明天。我不知道自己能撑到哪一天,所以我办公室的墙上悬挂着“天道酬勤”的牌匾,我比以前更加勤奋。不好的结果是:8个月后,33万元的贷款全部用完,而“蓝页”的项目全面启动才2个月。

  “蓝页”是个创新的项目,全国未有先例。从刊物运作的规律来说,应该先做产品、再争取读者、然后做精产品、进而争取广告客户,但我们的资金严重短缺,不得不在设计、采编、内务同时上马的基础上,加大广告人员的数量和拓展力度,力求未出刊先进账。

  “蓝页”背着武汉最大的DM广告运营公司的名誉,肩负着我的创业使命,充满激情地上路了。但面对一个陌生的市场和产品,再加上采编、广告人员全部是新手,仅30多人的开支就让公司运转日见困难。为了给自己鼓劲也为了激励士气,我在白板上写下了我每星期要考虑的事情,分别是:规划、调整、策划、创意、校对、宣传、推广、合作、公关、培训、谈融资、跑业务、写方案、理进度、做管理、修电脑、整网络……意思是告诉员工每个人的潜力都很大,要他们尽力把自己的事做好,努力使自己能独挡一面。尽管我的员工都很善良且勤奋,但这些只能使计划有点进展,并不能打开局。当我在白板上划破手指血书“‘蓝页’不出,誓不为人”的那一刻,我知道“蓝页”的道路也将异常艰辛。

  “蓝页”一期出刊是靠融资完成的,7:1的投入产出给了项目运营重挫。当“蓝页”二期由诸多骨干力量冒着高温酷暑勤奋访问客户而无收获的时候,我隐约感觉到“蓝页”很难靠广告赚到钱,于是我加重“蓝图”、“蓝网”、“蓝卡”的分量,想用四合一的媒介方式来刺激餐饮、酒店、休闲、娱乐等领域和客户投入广告;同时在考察了北京和上海市场后,我在“蓝页”里增加了购物部分,希望获得购物领域的广告份额。从某种角度说,“蓝页”战线过长是由于已有产品很难在短期内看到收益而“恐慌”出来的结果,并非是顺应市场的需要。

  同“黄页”相似,我们陆续开发的是纸介“蓝页”、手机“蓝页”、网络“蓝页”、卡片“蓝页”,甚至于电子终端“蓝页”和语音“蓝页”,而“蓝页”也最终被界定为“城市生活手册”。武汉的“黄页”用了8年的时间才有了每年1000万的产值,而我们各方面的根基都很差,由于无法有效确定“蓝页”的广告效果,同时战线过长,“蓝页”整体的盈利模式开始模糊。

  最后的疯狂

  “蓝页”在两年前底就已断银,那时才消耗三十多万,直至去年底八十万的投入已难以挽回局面,我已经竭尽所能了。当我40℃高温还在外拎包一天走访十几家客户时,我没有怨言;当我几百天日夜加班直到深度疲惫时,我没有后悔;当我北上东进几千公里寻找投资基金时,我没有叫苦。可是,当我看到我精挑细选的近50人的队伍消失殆尽时,我的眼睛是红的;当我看到60岁的父母被我逼得失去了医药费、养老费、和我挤在30平方米的小房时,我不得不流泪。难道这就是他们养儿子的代价?难道这就是我坚持的结果?33岁的平安夜,面对楼下的车水马龙,我落泪了。

  在北京和上海,我分别找过20家风险投资机构;在上海,我曾单独约见过江南春;在武汉,我曾和IDG的陈洪武做过交流……为了“蓝页”,我一直在路上。

  创业四年来,我每餐饭都是对付着过的;两年多的时间,我睡的都是办公桌、地板和沙发;没钱、没时间、没精力谈朋友;所有的兴趣和爱好没有了,每天都是上班、加班、睡觉……

  几年来,我一直都在借钱“赌博”,我以百万之学费,该学的都学了,但如何赚钱、如何做人却没有学到。由于长期的负债,使我一开始就想从“蓝页”的商户上收多少钱,而忽视了解决问题的重要性。所以“蓝页”诞生时,我并没有弄明白它真正能解决什么问题,而仅仅盲目地理解为:黄页和DM可以成功,“蓝页”也应该可以成功。

  以前我没有认为“解决问题”很重要,直至风险投资把“解决问题”作为第一了解对象时,我才明白投资给你的人想知道的是:你解决的是什么问题,你解决的问题有什么意义,解决这个问题有多大市场空间,你是怎么来解决的,以及你对该问题的判断和自己能力的评估。所以,当我开始为江南春写商业计划书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真正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大、太复杂,即使你把这个系统做完,里面的变数也很多,而整体盈利模式不明确;同时因为庞杂,所以向全国复制成功的可能性很小。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不够,而只是一味地依靠资金来解决一切。

  我“赌”得很重,输得很惨,每一次遇到困难时都成了新“赌博”的开始。从设计公司到广告公司再到媒体公司,我没有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却在“恐慌”的动力下,每一次不断将公司升级,不断的努力融资,一步步沿着错误的轨迹发展下去,愈是举步维艰,愈是急功近利。最终,以100万元的亏损止步。打拼了四年,交足了一百万的学费。

  文/天涯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四次“赌博”创业让我成百万“负翁”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0301.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