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创业人物 >> 正文

新希望集团刘畅:刘永好女儿从“颓垮少女”到“辣妈董事长”

更新时间:2016-10-13 18:30:30  作者:楚天金报/未知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刘畅,36岁,中国前首富刘永好之女。10月11日,她现身“新希望集团2017年校园招聘北大宣讲会”,首次公开讲述了自己从一个“特别颓、特别垮的少女”,成长为独挑大梁的新希望六和集团董事长的历程。

   楚天金报讯 刘畅,36岁,中国前首富刘永好之女,中国最受关注的“企二代”之一。

  10月11日,她现身“新希望集团2017年校园招聘北大宣讲会”,首次公开讲述了自己从一个“特别颓、特别垮的少女”,成长为独挑大梁的新希望六和集团董事长的历程。

  年少时:想当社交名媛 曾做雅芳推销

  刘畅生于1980年,她的父亲刘永好则是在1982年开始走上养鹌鹑和小鸡的创业道路。她说:“我记得我小的时候,父母一边泡脚一边说着企业的事情,我爸说过一个广告词,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通过四川台播遍了全国各地。我们是农业企业中最早在省台打广告的,最早在乡间城市墙壁画广告的,而很多广告词就是一家人坐着泡脚的时候想出来的。”

  刘永好的事业越做越大,作为独生女的刘畅,人生也随之改变。“我回想我自己,从头到尾不是典型的乖乖女,从小到大跟每个普通人经历过一样的事情,甚至小时候干过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我在14岁读初中时,其实有一个挺远大的志向,就是要做一个社交名媛。那时放暑假要去英语角练英文,我就跑到复印店,挑了有花有草的名片纸,把自己名字、年龄、BP机号码印在上面,一边跟人家交流一边发名片,希望大家记住我。后来父母看到这个名片,一脸哭笑不得,最后把名片没收了。前几天有一次我爸开他保险箱,滑出了我当时的名片,我捡起来跟我爸相视一笑,才知道爸爸蛮欣赏我的创意。”

  “虽然我跟别人的家庭环境非常不一样,而事实上,我自己有过很多不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心态。我很小的时候就想,千万不要跟父母要钱,就想要赚钱证明自己,所以我在初中的时候去做雅芳小姐,卖化妆品,晚上宿舍一熄灯,就看我打着手电筒把别人的宿舍门推开,给她们讲,这个口红怎么样,这个眉笔怎么样。”

  1994年,刘畅被父亲送到美国的高中留学,那时的她有着“特别颓,特别垮的劲,染成黄头发、白头发,表达不一样的自己”。“在国外那一段去接受自己,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时期,对我来说,是收获最大的。我不停地折腾,包括自己做了很多所谓不同领域的创业项目,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

  失败过:收购11家企业 钱打了水漂

  当下的中国商界,许多“企二代”往往不愿接班,而刘畅和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的独女宗馥莉,却都选择了进入家族企业工作。

  结束美国高中留学后,刘畅进入北京外交学院就读外事文秘专业,后又在父亲朋友开的广告公司工作,最后在父亲安排下回到成都,进入新希望集团成立不久的新希望乳业控股有限公司,以“李天媚”的名字隐瞒身份担任办公室主任。

  2002年起,新希望乳业在一两年内收购了11家企业,并大手笔投放广告。然而,他们忽略了被收购企业的整合重组,结果是渠道没有铺开,钱打了水漂。

  这对急于证明自己的刘畅,是个很大的挫败。2004年,为“调整心情”,她离开新希望集团,在成都春熙路开了家小饰品店,跟朋友拿着大黑塑料袋去广州、义乌进货……直到后来她去北大读MBA,这个生意很好的小店才关掉。

  刘畅回忆,她大概十年前决定回新希望集团,是基于两个考虑:“这个家庭的存在跟公司的成长是息息相关的,完全不可分割。因为我们每一份感情都投入到里面,如果不参与到这个事业当中,跟家里的话题就少了。”“我小时候爸爸就开始创业,创业者的生活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我跟父亲碰面的时间很少,妈妈也放弃事业回到家里支持他,我到美国留学再到北京读书,我们也是分开的。我妈说你为什么不换一个角度思考,把公司当做家,你跟爸爸工作的时间就是父女相处的时光。我觉得我妈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对于家人来讲最核心的就是陪伴。因此这两点从情感角度说服了我自己。”

  2008年,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毕业论文写养猪”的要求下,刘畅“豁出去”了解农村:去乐山现代示范养猪场,访问农户,看了所有类型的猪舍,了解新希望集团经营模式。

  2011年全国“两会”上,刘永好首次带刘畅正式出场,并主动向媒体推介她。那之后,刘畅被公众视为新希望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遇恩师:受辅佐三年 今独挑大梁

  2013年5月,62岁的刘永好走出了让女儿接班至关重要的一步棋:他卸任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由时年33岁的独生女刘畅接任,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博导陈春花则被任命为联席董事长兼CEO,担起“辅佐”重任。

  新希望六和是在2010年由新希望与山东六和集团重组而来。而陈春花早在2003年就接受山东六和集团创始人张唐芝邀请,由顾问出任总裁,轰动一时。陈春花当时一上任就遇上非典疫情,次年又爆发禽流感,饲料行业遭遇严重危机。不过,陈春花只用一年就化险为夷,还将销售额从28亿提至74亿,让六和一跃成为行业领先者,自己则功成身退,重返校园。

  然而,由于禽流感的冲击、速生鸡事件以及合并之后的文化冲突,重组后的新希望六和业绩连续下滑,2012年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17.07亿元,同比下降35.4%。

  危机中,陈春花受刘永好邀请出任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直到今年5月底卸任。她的改革成果有目共睹:以之前单纯以饲料为主,大力向养殖基地端与食品消费端“两端”发展,从2013年到2015年净利增幅累计达到27%。

  刘畅在演讲中提到:“我们从种苗到饲料到屠宰加工,整个产业链太长了。前三年陈春花老师跟我们一起做,分成两端,前端是农牧端,跟农民养殖户打交道,把肉的质量做得越来越好。后面是食品端,我们创造了美食研发中心,你们吃真功夫,吃的所有中餐、西餐,其实我们都有参与。”

  刘畅对陈春花用了“非常感恩”的评价:“她对企业做了很好的规划,这也使得新希望比起其他一些传统企业布局更早、思路拓展更早。”

  压力大:不愿牺牲家庭 还要工作出色

  作为一名真正开始独掌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刘畅6月受访时坦言,自己面临的压力来自方方面面。“我有一名成功的父亲,这对我来讲,是一种压力”。刘畅说,自己是80后,与上一代企业家相比想法可能有所不同,“他们很多都富有牺牲精神,而我自己却认为不能牺牲家庭,如何在保证不牺牲家庭的情况下还要将工作做出色,这是我感觉有压力的地方”。

  刘畅重视家庭,有一对双胞胎孩子。“以前工作上的事情陈老师替我分担不少,但孩子是上天赋予母亲的责任,这是谁也替代不了的。父母现在更多是给我减压,不是直接说你该怎么做,更多是给我一些‘鸡汤’方面的减压。”

  9月,刘畅交出自己独立掌舵后的首份成绩单:新希望六和2016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显示,虽然营收同比下降5.79%,但净利润实现23%增长,尤其是除去民生银行投资收益后,农牧业务净利实现165%的增长。刘畅表示:“陈老师离开后,现在业务部门分拆为四个部门,分别为原料采购、食品端与创新、海外业务、养殖养猪业务,由4名副总裁分担,每个人的关注点将更专更精。”

  面对自己希望招揽的北大学子,刘畅细细描摹了她眼中的新希望集团:“分为实体和金融投资两部分,全球员工八万,营收超千亿。实体部分(包括新希望六和)是我参与比较多的部分。我们生猪的养殖加工能力3年后能够达到800万到1000万头,一年宰杀十亿只左右禽类,饲料产量1700万吨全世界第二,同时我们做乳业。金融部分,我们过去作为民生银行最大股东,如今拥有互联网银行的执照,建立了希望银行,在投资方面是全球顶尖核心基金的LP,关注农业和食品、医疗、供应链金融、TMT等领域。”

  而刘畅现在要做的,“是在消费升级与互联网+的时代,作为一个80后,一个消费者,作为一个妈妈,一个在家里负责买买买的人,要跟城市端的消费者,跟周围的亲朋好友,跟爸爸妈妈、亲戚朋友们来介绍新希望产品”。

  (综合《京华时报》《中国企业家》《南方周末》、界面报道)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新希望集团刘畅:刘永好女儿从“颓垮少女”到“辣妈董事长”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0611.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