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行业分析 >> 正文

废品回收生意低迷前景低迷 废品价格低收购商转行太难

更新时间:2017-1-3  作者:兰州晚报/记者苏晓文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城里的“破烂王”大多来自农村,带着“垃圾堆里掘金”的愿望来到城市,其中一些人的确因此而致富。但是随着近年来废品回收价格的持续跌落,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慢慢淡出打拼过的城市,回乡或转行。

  各类废品的回收价从去年就开始回落,至今仍没有回升的迹象。废品价格一直低迷,不少废品收购者难以维持生意,不得不转行,一些废品回收站将废品囤积下来,等待价格回升后再出手。业内人士分析,受国际金属需求下降,特别是国内房地产业及其它行业下滑等因素,导致金属原材料价格下降,以这些商品为原料的制造业不再大量回收废品,进而影响了下游废品的价格。

兰州废品回收业前景低迷 收购商何去何从?

“破烂王”通常都住在这样的院子里

兰州废品回收业前景低迷 收购商何去何从?

  “收废品、收报纸、收旧家具、收旧电器喽……谁家要卖旧东西?”大家还记得小时候街头巷尾那一声声叫卖声吗?曾经,繁华都市里随处可见这样一群“破烂王”:他们推着小推车或蹬着三轮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把家家户户的废铁、废纸、废塑料瓶买走,赚取差价以此谋生。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破烂王们”越来越没有生存之地,众多“破烂王”抱怨着:“我们的营生该何去何从?”据记者调查,目前兰州市民常见的几类废品收购价格均呈下降趋势,其中矿泉水瓶的回收价从去年同期的0.1元/个降至0.025元/个,纸箱从1元/公斤降至0.5元/公斤,报纸从1.5元/公斤降至1元/公斤或7毛钱/公斤,啤酒瓶从原来的0.25元/个降至0.1元/个。兰州晚报记者苏晓文/图

  前几年生意好收废品换来两部车

  城里的“破烂王”大多来自农村,带着“垃圾堆里掘金”的愿望来到城市,其中一些人的确因此而致富。但是随着近年来废品回收价格的持续跌落,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慢慢淡出打拼过的城市,回乡或转行。“收破烂儿……”悠长的吆喝声渐行渐远。

  民勤街巷道内的一家废品站已经存在七八年了,门窗、玻璃已经破烂不堪用报纸糊了起来,门框上还能依稀看见已经掉色的对联。来自河南的张师傅带着媳妇多年前来到兰州在这里安家,开始了收废品生意。“2008年刚来时,收废品的生意可火了,大家都抢着开废品店,每个家属院附近都有一两个废品站。当时价格也高,1个塑料瓶1毛钱,废报纸要1块2一公斤。市民都愿意来卖瓶子,我们也愿意收,能赚不少钱。”张师傅一边说,一边轻车熟路地把车上的东西拿下来分类过秤。

  刚开始,张师傅的废品回收站店面没这么大。没过多久,附近几栋家属院的废品都被张师傅承包了,其他收废品的同行都看着眼红。两年后张师傅的小破三轮车就换了一辆小货车。随着张师傅生意越来越好,他又买了一辆大一点的货车,每天都在忙忙碌碌地收废品。收完废品,老婆就在废品站门口做好饭,一家人热热闹闹吃,聊家常话,被城市边缘化的他们此时是那么的快乐。逢年过节,张师傅一家从来不回老家,就想着趁过节多收点废品多挣些钱。从开始几平米的破房换成了几十平米的大屋子,张师傅自己把房子分割成2层,下面收废品,楼上用来住人。张师傅家里有2个孩子,一个姑娘,一个儿子,孩子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来到兰州,靠着父母挣的废品钱,姑娘考上了兰州二中,继而考到兰州商学院。男孩大学没考上,在金昌路的大雁手机城找了份工作,空闲时还会帮着父母收购废品。

  今年的十一长假,张师傅没挣到多少钱。因为城市发展逐步完善,破破烂烂的摊子总会招来周围居民的怨言,社区居委会总会要求他们整理干净或尽快找地方搬走,鸡肋般的生意着实让张师傅一家人难心。

  废品价格低转行路太难

  这几年废品不值钱,张师傅又骑着车子出门收废品了,可不管他怎么叫喊,服务多么周到,依旧是挣不到钱。张师傅回忆,以前旧报纸收购价1块钱一公斤,最高能卖到1块5,转手就挣3毛钱。厚报时代版面多,半个月能收回很多报纸。可现在废报纸一公斤最多收1块钱,矿泉水瓶4个1毛钱,要卖40个才挣1块钱。2013年时,张师傅看到同乡从张苏滩批发蔬菜,然后推着车到家属院附近卖菜,好多人一下发了家。张师傅看着眼热,就把收购站转让了,开始了批发蔬菜、卖菜的行业。可是张师傅毕竟没有卖过蔬菜,不懂经营之道,半年多赔了好几万。翻过年,张师傅又重新开了个小废品收购站,可生意更不如前,同行的竞争,废品收购站的收购价格低,都让张师傅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同样几年前一天能挣二三百元在嘉峪关路一家居民楼下的废品回收站老板——来自河南60岁的王福来也发出同样的感慨。王福来2000年来到兰州开始靠收废品谋生。他说,来到兰州后他买了个小推车开始收废品。随着生意的壮大,他索性盘下了一个店铺,开始了废品收购的规模化发展之路。

  “最好的时候差不多是在2008年前后,跑得勤快点儿,运气好点儿,最多时一天能挣二三百。平均每天一百多。”现在王大爷的废品回收站门可罗雀,王大爷坐在门口,嘴里“吧唧吧唧”抽着旱烟望着湛蓝的天空,“唉,生意不好做咯!当年一起卖废品的同乡都回家种地了,要是再指着收废品过日子,就要饿死了!还是回家吧!”

  王大爷无奈地拍了拍车上的废报纸,今年年底王福来就要关门回老家了。

  卖废品曾经很快乐

  家住二热的王煜,今年25岁,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在他小时候的回忆中,除了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外,就是跟着大人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卖废品挣钱了。如今的废品很不值钱,一般家里的废物无非就是纸盒、报纸、啤酒瓶、易拉罐之类。记得小时候,这些东西可不像现在这样不值钱。上小学时,一个酒瓶子两毛钱,可以买一个冰棍;一公斤报纸要一块多,纸箱也是1块钱一公斤,那时家里有个角落专门用来放垃圾和杂物,所以一般收集的也比较多,小时候卖废品勤工俭学的“美差”值得回忆。

  “那时候别提多开心了,家里收集两三个月的报纸能卖20多块钱,手里握着这些钱能用一个星期呢,可以买好多吃的。可现在将家里积攒的报纸、瓶子装了满满一编织袋,原本以为能卖个好价钱,没想到费了很大的劲,只卖了七八元。”王煜叹口气说,小时候跟着父母卖废品,那是一种乐趣,可是现在市民干脆不再把废品积攒起来卖,尤其是年轻人,更没有“卖废品”的意识,都丢到垃圾桶里。

  “不仅是废品回收价格低的问题,有很多废品现在不收购了。比如说旧家具、废旧鞋子、衣物等直接拉到中转站都会被倒掉。而且兰州有很多旧衣物回收利用的新装置,可以把不用的旧衣物放在里面,需要衣服的人可以拿走继续使用,所以收了也没用。”废品站的王福来说道。

  废品价格下降有原因

  如今,废品回收行业正经历着市场的寒冬。据商务部今年5月25日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也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国内再生资源市场震荡不强,呈疲软状态,主要品种再生资源价格持续下跌,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企业利润持续走低。2015年我国十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受主要品种价格持续走低影响,同比下降20.1%。与此同时,全国回收企业仅13万家,比前年减少7000家;各类回收站(点)30万个,比前年减少5万个;回收行业从业人员1500多万人,比前年减少300多万人。尤其是2008年以后,由于产能过剩和原材料价格的走低,整个废品回收行业开始走下坡路,废品价格一跌再跌。在一般的废品回收点,废钢铁、废塑料、废纸占据了主要回收门类的主流,三者的价格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尤其是废塑料回收利用行业规模较大,但整体质量水平较低,加上废塑料价格普遍下跌,行业利润呈下滑趋势,同时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和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影响,再生塑料与原生塑料价差进一步缩小,环保整顿导致上游原料货源减少、再生塑料生产厂家采购成本上升,加之人工等运营成本的提高,厂家盈利能力下滑,行业进入微利时代。

  另外,在兰州一些商场、公交站等地方出现了饮料瓶回收机,还有用废弃饮料瓶再兑换矿泉水等方法。这些再生资源回收的新模式让“垃圾大王”的从业路更加艰难,一些从事废品回收生意的站点开始一边囤积货品一边等待转机,还有的索性关门回家或转行,目前兰州只有一些规模比较大的收购站还在继续无奈地维持着越来越暗淡的经营现状。

  曾经:

  废品回收是暴利行业:每年千亿元的破烂“大盘”

废品回收正规军举步维艰

  废品回收曾是被认为是暴利行业。为什么呢?

  你知道三大暴利行业是什么吗?业界流传着一种半真半假的说法:军火、毒品,还有收破烂。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从事再生资源行业的各类企业有十万余家,年经营额在6000亿至7000亿元间,是一个规模庞大、利润丰厚的“大盘子”。从业人员达1800万人,相当于每57个人中就有1个“破烂王”。

  山东是再生资源回收大省。省内再生资源行业从业人员50万人,企业8200家,基层回收站点3万多个,年再生资源回收总量在1500万吨左右,年经营总额约650亿元。临沂的废有色金属交易市场在全国排名第三。邹平废轮胎基地和莱州的废塑料基地均为北方最大规模交易市场。具体到济南,保守估计,回收点数量在1000个左右,没有成规模的大型废品交易市场,但分散的小市场数量众多。

  不知何时开始,穿行乡里收破烂是件丢人的事,是窘迫生活的最后生存路径。如今,在许多地方,收废品不但不会被人笑话,相反成了一件很风光体面的事情。据业内人士介绍,这个圈内的不少“大佬”,甚至和开星级酒店的大亨们一起在当地富豪榜榜上有名:只要你或明或暗地在某镇承包了一个区域的废品收购权,年入过亿并不是传说;即便你实力稍弱,拿不下一个片区,那就包一个村或者一个工业区,一两年下来,身家数千万亦属正常;就算只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只能吃定一个中等规模工厂,一年赚个百八十万,也不用费太大力气。

  一夜暴富,不是神话,而是“江湖”。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在圈定的地盘里,谁的地盘谁做主。地盘圈定后,废品回收价格可以无限压低甚至无偿获取,这个江湖便成了聚宝盆。

  这废品江湖是如何形成的?新中国成立前,这个行业没有暴利,是最底层的生存方式,有一个卑微的称呼,叫“拾破烂的”。建国后,“拾破烂”变成一个行业,更名为“废旧物资”,其中生活物资回收交由供销社系统负责,生产物资回收则由商业系统负责。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废旧物资”合并归供销社管理,并向社会资本开放,2002年下半年,由供销社审核的《特种行业许可证》和公安部门审核的《物资准许证》取消,自此行业准入全面解禁。从业企业和人员迅速膨胀。“什么是正规军,什么又是非正规军呢?国有企业活下来都不易了。市场份额缩得很厉害。”济南市再生资源行业协会会长朱霆感慨。如今,他们只占全市市场份额的一两成。“这是全行业的问题。”邱明琦在研究报告中指出,过重的税负捆绑住了正规企业的手脚。以近20年为维度,1995年1月1日至2001年4月30日,国家对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实行增值税先征后返70%的优惠政策;2001年5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国家对经营单位销售废旧物资实行免征增值税的优惠政策;2009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国家又恢复了对销售再生资源的符合条件的纳税人实行增值税先征后返的优惠政策。

  但从2011年1月1日至今,对行业再没有任何优惠政策。由于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对产废企业和城乡居民缺乏约束力,无法取得增值税进项抵扣发票,因而销售时,必须全额缴纳17%的增值税和以增值税为基数的地方税,导致企业内税负高达16.9%,高于全国大多数行业3%的平均税负。

  有工商注册的正规军受税负所累,再加上近两年再生资源市场行情不好、需求萎缩,不少企业纷纷关门倒闭。部分回收企业为了生存,与利废企业相互勾结,进行不开票、不纳税的违法交易,致使国家税费大量流失的现象日益严重;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税收优惠,使得废旧材料的生产成本大幅度上升,相关利废企业宁用原生矿产而不用废旧材料,致使废弃物得不到充分利用所造成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现象进一步加剧。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钢材。邱明琦介绍,在国外,废旧钢材在冶炼新钢的原料百分比中占到四成,但在国内,这个比例连一成都达不到。原因就在于,废旧钢材的价格太费了,比进口铁矿石还贵,从投入产出比的角度考虑,钢企宁愿烧煤烧炭地先炼铁再炼钢。但从宏观角度讲,这其实是一种严重的能源浪费。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废品回收生意低迷前景低迷 废品价格低收购商转行太难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1067.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