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经济观察 >> 正文

小镇青年的创业路:打破城乡结界 掘金乡镇

更新时间:2017-2-13  作者:商界杂志/蒋述平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那些出生于三四五线小城,学历不高,主要从事蓝领工作的年轻人,被冠以“小镇青年”的称号。这一人数达数千万的群体有着难以想象的消费力,同时,他们渴望在商业上成功...
  哪里有机会,哪里就会吸引小镇青年的目光,他们努力打破横亘在城市社群中的结界,总是一次次被击退,又一次次迈进。 

  那些出生于三四五线小城,学历不高,主要从事蓝领工作的年轻人,被冠以“小镇青年”的称号。 

  这一人数达数千万的群体有着难以想象的消费力。他们吸引着电影院线下沉、游乐园进县城。在移动互联网上,他们可以迅速集结,共同推动着MC天佑、国际庄磊哥走进一线网红之列;甚至助力林允成为电影《美人鱼》女主角、让短视频创业公司快手挤进独角兽行列。 

  

  同时,他们渴望在商业上成功,于是挤上或被挤上共享经济的班车,成为一二线城市商业的重要参与者。而当互联网、电商、实体渠道下沉,许多小镇青年又搭上回程的高铁,掘金乡镇。 

  他们是不同属性、不同层级商业的参与者、执行者,更成为了改造这些商业形态的推动者。 

  小城故事多 

  黑暗之门建造完成,艾泽拉斯和德拉诺两个星球之间的传送门开启,但是还不稳定。部落派出先锋斥候部队在黑色沼泽建立许多营地…… 

  这是电影《魔兽》中的剧情,这部2016年6月就已登陆中国的商业大片,在三个月后的山西小城介休又引起了一波观影热潮。虽然观影的小镇青年大多并未玩过魔兽游戏,对剧情也不甚了解,但并不影响他们对“大片”“好莱坞”“魔幻”的喜爱。 

  王甜大专毕业后回到小城工作。一年多前小城里开了一家电影院,购票均价达60元,是大城市的2倍,但王甜还是愿意买票观影。一是小城娱乐活动较少,观影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二是和父母同住,生活压力并不大。 

  王甜们正是影院看中的潜力用户。从2014年开始,各大电影院线纷纷下沉渠道,深入小城。根据艺恩《小镇青年白皮书》的统计显示,小城电影市场自2012年以来,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激增,远超一二线城市。 

  在这场小镇青年观影争夺中,江苏、浙江等制造业云集、外来小镇青年较多的县镇级城市,成了品牌院线投资的热门地区。比如在浙江平阳县的昆阳镇上,一家新品牌影院正在紧锣密鼓地装修,想赶在2017年春节贺岁档前开门营业——那时小镇青年恰好回流,钱景无限。 

  而院线巨头万达早已占据了昆阳镇的邻镇鳌江镇,这是一个常住人口仅29万的小城,但万达该影院2015年票房却达到4 544万元,仅次于省会杭州的三家黄金地段的影城。面对潜力如此巨大的票仓,2016年万达在三四五线城市又新增了50余家影院。 

  不只品牌院线在下沉扩张,还有更多小影院参与其中。在温州地区,一路向南的柳市、瓯北、塘下等乡镇都有影院在陆续开业。 

  有意思的是,出于成本考虑,很多下沉到小城的影院在平日里,一般不会上映新片,而是选择上映在一二线城市下映2~3个月的电影,以减少票房被分成。 

  不过,小镇青年大多不关心这些。他们喜新不厌旧,除了院线上映的好莱坞动作大片,古惑仔式的黑帮片、周星驰式的喜剧爱情片等,都是他们的心头好。此类影片中,他们能寻找到现实生活中难有的拳拳到肉的江湖快感和真挚的美好爱情。 

  这是网络大电影最擅长的“画风”。王甜们有了更多的观影渠道,当有口碑比较高的电影上映时,就去影院观影;平时闲暇时,就通过爱奇艺等视频网站观看网络大电影。 

  在爱奇艺首页电影板块中,《小镇风云之仇富者联盟》《极品租客俏房东》等多部网络大电影播放量破百万。根据相关统计报告显示,其中大部分点播IP都来自于三四五线小城。 

  爱奇艺看到小镇青年巨大的市场空间,在影片宣传、内容制作上也开始向他们靠拢。比如为一部爱情片取名为《千金魅惑》,并在宣传首页配以“草根青年邂逅陪酒女”的推广语。 

  看中小镇青年文娱市场的不只电影,各类主题游乐园也雨后春笋般入驻小城。考量到小城的消费人数有限,这些游乐园落地小城时,往往变成了迷你版,但这丝毫不影响小镇青年的消费热情与消费频次。 

  小镇青年,这是一个消费动力十足的群体。而关于小城的新故事还会一幕幕上演。 淘宝下沉到村镇,建立村淘;京东也在乡镇招募数万名乡镇合伙人,开设物流配送站点。 

  喊出来的社交 

  如果说线下娱乐形式,小城与一二线城市只是存在时间维度上的差异,那么对于移动互联网,二者更似存在于中间横亘着一道结界的两个世界。 

  在互联网上,小城有着一套完全不同的行事逻辑与规则,它制造着小镇青年的野心和欲望,进而被它深刻地改变着生存和生活方式。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在贵州黔南地区一小城生活的张明滔闲暇之余,时常会骑上自己7 000多元买的摩托车到处溜达。摩托车上的两个大低音炮连接手机后,被他调到最大音量。“这样才带感。” 

  《商界》记者问张明滔手机中用什么音乐播放器、喜欢听什么音乐时。“酷狗啊,不都是用酷狗吗?”张明滔疑惑地反问到,“听音乐要声音大点的,唱歌那么死绵绵干吗?”这是小镇青年的心声。 

  ——小镇青年对于手机应用,更在意其工具性,只要能看新闻、听音乐就够了,一般不会另行下载类似应用,他们中很少有使用网易云音乐、今日头条等个性化深度服务类应用。这与一二线城市青年以服务型应用为首选形成天然结界。 

  于是,酷狗、腾讯新闻等与手机厂商合作预置在系统内的应用,是他们的最爱。 

  但小镇青年绝不是互联网中的边缘人群。他们虽不愿为视频网站、音乐下载多付一分钱,但是在另一个线上江湖中,他们豪掷千金,相互打赏,希望自己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原来主要做GIF动图的快手转型短视频和直播,一开始并没有将小镇青年当作目标用户。不过快手UI设计简洁,以亮橙色为主,菜单选项简单明显。比如快手主屏就只有“关注”“发现”“同城”三个菜单。 

  另外,映客、一直播等平台着重推广明星直播,首页推荐的永远是美女、帅哥,难以见到草根上榜。而快手没有签约明星,也没有主动打造网红,所有排在首页的视频,都以点击量排列。这给了会弄笑搞怪的小镇青年展现的机会。 

  好用、简单、工具型,还能受到全世界关注。快手误打误撞地满足了小镇青年对移动应用的定义。 

  张明滔是快手的忠实用户,“在快手能找到公平,找到大家都是同类人的感觉。”张明滔平日从不下载歌曲,宁愿用流量听;能蹭到会员看视频时绝不充值,蹭不到时要么看免费的,要么干脆说拜拜。 

  但在快手平台上,据他自己细算,应该打赏出去了2 000多元钱,按视频平台平均每月20元的会员费计算,他可以买下8年多的会员。 

  不过,在快手中,小镇青年为了能有更多人看自己直播、获得更多粉丝,往往会约定相互“捧场”。于是,张明滔同时也收到了近4 000元的打赏,净赚2 000多元。 

  张明滔们是快手中的大多数。而其中一些小镇青年,通过自己的“才艺”开始发光发热。比如小镇青年天佑在快手上通过喊麦(带有节奏感地将押韵的歌词喊出来)年入千万元,他“麦词”中的兄弟、江山、美人、江湖,能让小镇青年的荷尔蒙加速分泌;喊打喊杀的国际庄磊哥不断在快手“约架”,因此吸粉百万…… 

  张明滔觉得打赏给他们,就是送给未来的自己,“我们是同类人。”他认为这其中包括快手CEO宿华,一个来自湖南湘西的小镇青年。 

[1] [2] 下一页

  微信搜索公众号[cyw993],关注[创鱼网],了解更多创业信息!

  小镇青年的创业路:打破城乡结界 掘金乡镇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1367.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