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名人创业故事 >> 正文

真实的巨人史玉柱究竟是什么样的?

更新时间:2017-4-12  作者:IT时代网/未知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在IT君看来,顶着巨人光环的史玉柱,或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牛X闪闪,与其他传奇的大佬相比,他更像一个敢冒险、不怕死,并且惯于保持这种心态,不断成长的尽职尽责的商人。

  IT时代网

  谈起史玉柱,无法绕开一个词——巨人。

  不论是巨人集团、巨人大厦,还是巨人网络,甚至是健特(Giant巨人)公司,好像一沾上史玉柱,所有的话题都很“巨”,史玉柱本人也被称为“巨人史玉柱”。

  在“巨人”的光环之下,真实的史玉柱究竟是什么样的?

  年少轻狂,爱冒险,要做中国的IBM

  首先得承认史玉柱是个高材生。1986年他从浙江大学数学系毕业,就进入深圳大学攻读软科学管理硕士研究生。

  在那个年头,这个学历含金量是相当高的,随便就能找个金饭碗。果然,1989年史玉柱毕业分配到安徽省统计局工作。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熟悉了,毕业后,他没有选择金饭碗,拿着4000元和自己开发的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统就踏上了创业道路。

  他利用当时“先广告后付款”的时间差,用全部4000块钱做了8400块钱的广告。

  M-6401很长脸,一个月时间带来10万元回报。

  史玉柱又把这10万投了广告,4个月后,得到100万回报。

  这样的成绩,确实让人羡慕,当事人自信心、自豪感爆棚。

  “IBM是国际公认的蓝色巨人,我办的公司也要成为中国的IBM,不如就用‘巨人’这个词来命名公司。”史玉柱这么想就这么做了。

  然后M-6401、M-6402、M-6403,一直到1993年M-6405汉卡、中文笔记本电脑、手写电脑等5个拳头产品,巨人最高以500%的增长速度快速发展,旗下拥有38家全资子公司。

  当时不少高层领导纷纷莅临珠海,表示对巨人的赞扬和支持,李鹏还为巨人题词“青年科技人才是国家的脊梁”。

  史玉柱以过人的胆识和才能,想在别人思想之前,行动在别人行动之前,获得大丰收后,按理说应该离目标“中国的IBM”越来越近。

  又是盖楼,又是卖药,双重机遇也是双重冒险

  巨人转折在1993年。

  这一年是中国电脑业重灾年,巴黎统筹委员会的解散,西方国家向中国出口计算机禁令失效。康柏、惠普、AST、IBM、INTEL、MICROSOFT、西门子等跨国公司开始进军中国市场。

  而90年代,全国房地产热,并且还有另外一个现象级产品——保健品。

  史玉柱铺开多元化事业蓝图——房地产、计算机、生物工程和三头并进。

  1994年初,史玉柱准备盖一座高18层的“巨人大厦”。脑黄金,也是在这一年推出来的。

  巨人大厦

  先说巨人大厦,18层,在现在肯定算不上“巨”,其实在当年其实也算不上。

  据悉,当时在众人热捧以及市政领导不断鼓励下,巨人大厦被不断加高,38层、54层、64层,最后加到72层,号称当时中国第一高楼。投资从2亿增加到12亿,翻了6倍。

  1995年,巨人发动“三大战役”,将旗下12种保健品、10种药品、10几款软件一起“打向”市场,巨人依旧相信媒体的力量,此次投放1个亿广告。

  盖高楼,卖保健品,名为“多元化发展”,其实就是市场上什么来钱快就干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

  1996年巨人大厦工程资金告急,集资、卖楼花已经跟不上资金消耗了。

  史玉柱决定从脑黄金“抽血”往巨人大厦输入,脑黄金虽然有5.6亿元销量,但是坏账超过了一半。最终“输血”不仅没有成功救活巨人大厦,脑黄金失血过量,整个资金链崩塌,“巨人倒下”,史玉柱负债2.5亿,“隐姓埋名”、“浪迹江湖”。

  “中国的IBM”话题也提不起来了。

  事已至此,不冒险就只有灭亡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1998年,史玉柱又出现了。

  这次史玉柱比1989年创业时,资金富裕多了,有50万元(虽然是借的);经历了大起大落,经验也丰富多了,心理素质也更加强大了。

  他选择继续做保健品,这次名字叫脑白金。

  可是,50万元实在没什么资本进行高调了,史玉柱选择了一个江阴的县级市作为根据地,成本低,又临近上海、南京这样的消费市场,很实用。

  在启动江阴市场之前,据说进行了一次“江阴调查”,史玉柱“微服私访”深入农村,直接向老头老太太“取经”,得知了老人有服用保健品的需求。也得知了老人吃完之后不好意思直接向儿女再要,但是会把空盒子放在显眼的地方这样的“重大内幕”。

  史玉柱觉得“如获至宝”,然后因势利导,推出一则响当当的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虽然这条广告被人诟病俗气、功利!但是十几年的播放,带来百亿销售额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起初刚开始做市场,先做无锡,史玉柱因为吃了脑黄金的亏,这次做脑白金“脑子很灵光”,各级经销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从根本上杜绝坏账。

  从无锡挣了钱,紧接着就推进下一个城市,到1998年年底,史玉柱就已经拿下全国1/3市场。

  2000年,脑白金创造年销售额13亿的“大捷”,成为国内保健品魁首。这一年史玉柱还清负债,“巨人又站了起来”。

  史玉柱趁热打铁,2001年,黄金搭档问世,广告词比脑白金的还“俗气”――“黄金搭档送长辈,腰好腿好精神好;黄金金搭档送女士,细腻红润有光泽;黄金搭档送孩子,个子长高学习好。”

  有成熟的推广模式和渠道,这两个产品卖的都很火。巨人可能已经不是当初的巨人了,但是巨人成熟了。去掉了情怀的浮华,多了商人的真实。

  冒险是做一个合格商人的本分工作

  2003年,是史玉柱作为一个商人快速成长的一年,商人“不甘于现状”的本能,让他开始从用商品赚钱转变到用钱赚钱。

  这一年,史玉柱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知识产权及其营销网络75%的股权卖给了香港上市公司四通电子,交易总价为12.4亿人民币。

  史玉柱开始做金融投资,他选择金融的逻辑:一般的企业随着规模递增,资产的收益率会递减,这就是“规模的诅咒”,而银行产品属性特殊,结果恰恰相反。

  由于他对金融市场的正确把握,2003年史玉柱花3亿元投资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股票,三年后赚了130多亿。

  史玉柱从一个“卖保健品的”,华丽变身为华夏银行的第六大股东、民生银行的第七大股东,走上了“巴菲特之路”。

  在2002年末,史玉柱玩盛大公司开发的在线游戏《传奇》,很快着迷。据说,他每天玩四五个小时游戏,每月花费5万块买装备,先后投入数十万。

  然后,他觉得这有市场。再然后,他把盛大游戏研发人员高薪挖了过来。

  2004年史玉柱成立巨人网络,做起了网络游戏。

  2005年11月推出网络游戏《征途》,2006年《征途》的销售额就达到6.26亿元。

  史玉柱创造《征途》的伊始大概是这样的。

  2003年,深夜。史玉柱在玩《传奇世界》,他的名字叫“收礼只收脑白金”。2004年,深夜。史玉柱在玩《英雄年代》,感觉比《传奇世界》强,只是不明白其中很多不合理的设置为什么一直不改。后来得知《英雄年代[创业网:www.cYone.com.cn/]》开发团队和盛大合作不愉快,史玉柱想:“我找他们做一款网游,晚不晚?”但如果再做和《传奇》一样,靠点卡收费的游戏肯定晚了。史玉柱想到了“永久免费,靠道具赚钱”的模式。

  他要赚钱,赚有钱人的钱。他全身心投入,不放过每个细节:在《征途》初期推广过程中,史玉柱自封“专家客服”、“首席游戏推销员”,他发现,有老板会花30万玩这个游戏,于是特意派了几个程序员专门暗中陪老板玩,并将下令“如有必要,修改程序”。

  《征途》12周年之际,官方称:《征途》创造了无数业界神话、赢得了千万玩家的喜爱、210万玩家同时在线……

  从脑白金的热销,到网络游戏的痴迷,再到黄金酒,我们不得不承认,史玉柱总能准确抓住消费者的需求心理,将产品营销推到极致。

  2017年4月5日,世纪游轮晚间发布公告称,拟将公司中文名称变更为巨人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意味着巨人网络借壳上市落幕,下面就是静待股价上升。

  有人说史玉柱“不务正业”,做的这些东西都跟自己的专业不搭,跟原来“中国的IBM”情怀相违背,这话的确有道理。

  商业市场,瞬息万变,商机稍纵即逝,商机就意味着冒险,只有敢冒险,赢得起输得起的人,才能在商业江湖笑傲得更持久,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谈情怀,而商人的天职就是创造社会财富。

  综上,在IT君看来,顶着巨人光环的史玉柱,或许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牛X闪闪,与其他传奇的大佬相比,他更像一个敢冒险、不怕死,并且惯于保持这种心态,不断成长的尽职尽责的商人。

  附:

  老虎财富:“奸商”史玉柱和他的12岁《征途》(节选)

  纯商业角度看,史玉柱无疑是成功的。

  但从道义的角度看,他身上的非议最多——为了赚钱,他可以不择手段。他是个机会主义者,善于抓住人性的弱点,并为此设计游戏规则,以牟取暴利。

  他不在乎说什么游戏内公平不公平的说法,他和我说没有绝对的公平,看上去很公平的游戏可能初期美好,但很快人就会腻味了。游戏是世界的映射,社会天然有阶层存在。所以再公平的设计也很快会出现真实的不公平,倒不如在设计之初刻意确立这种态势。“你要知道大多数人不在乎公平与否,他们只在乎这个不公平的领域里,自己是站在哪一边,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了。”这句话对于当时的我算是醍醐灌顶,回头看看中国社会的种种乱象,处处都充斥着这种心理,我还能说什么呢?谁能改变这种心态呢?

  对史玉柱研究越多,就越佩服他。

  他对于社会阶层和人性的洞察,的确不是大多数人可以比的。尽管很多人从道德立场出发对他不齿,但我觉得让一个商人承担过于庞大的道德义务,这是不公平的(这句话其实有两层含义,其一是不能让一个人承担整体的责任,其二是不能让商人承担超出商业范畴的道德义务)。我们从小被人教的不会独立思考,不会辨别一些基本的道德理念,人云亦云跟着风向走,回头却突然要一个商人教我们什么是公平正义道德高尚,这不科学啊。

  大学里老师曾经和我说“经济学不讲道德,并不是说不在乎道德,而是将道德作为一个利益因素变量考虑在整体之内,而不是把它当做一个脱离利益的单独变量拿出来,那样没法建立有说服力的模型”。放到史玉柱这里也是一样,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知道自己为此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受到什么样的抨击。他就是把道德作为一个利益因素放在其中进行考量了。

  当然他在征途之后一直在为此举付出代价,口碑一直不好,但他压根不在乎,他已经在游戏行业立住脚了,这个行业只认同成功者,高尚的失败者一大堆,没人记得。游戏行业另一个老大曾经教导我:老史这个人,知道行事的边界在哪里,而且他的能量比普通老总强的是他有时候会过界,也能想办法把那条边界画到自己的脚前面。

  并不是说不要执法,但选择性执法,让法律或者道德的审判失去了最基本的公平,到了这个地步,制度约束已经毫无尊严,我凭什么信誓旦旦去往死里道德审判史玉柱呢?我至今不赞成他的一些所作所为,但只要他并没有跨过法律的红线,那么我并无权利把他说成一个绝对的好人或者坏人。

  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不仅仅给各位一个简单的论断,而是让各位更多了解这个人,以及他所处的那个环境。我认同“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这个说法,但他不止于只是一个商人,只是他很小心的把自己的野心和能力聚集在商业领域而已,否则他走不到今天。其实中国企业界他这样作为的人很多,只是他更真实直观一些,敢于表达自己,而且他有他明确的底线,那个底线并不仅仅考虑利益。对于我来说,这是我祝福他退休生活安康的理由。

  至于问我对于史玉柱的保留看法是什么?

  我对史玉柱的不赞同之处在于他过于利用人性欲望中恶的一面,贪婪,投机,好斗,懒惰……他这样做的结果是为中国网游开了一个坏的先例,大家一看这样做原来如此能赚钱,而且不违法,于是就一拥而上,结果是下限越来越惨不忍睹。虽然他未必要对此负全责,但终究是始作俑者,这是他要承担的责任。而且他也为此付出了很多,至今被很多人痛骂。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真实的巨人史玉柱究竟是什么样的?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1904.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