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创业教训 >> 正文

雷厚义:悟空单车倒闭,告诉小公司不要追风口

更新时间:2017-6-20  作者:微信/予鄗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小公司还是适合小切口,形成独特价值。就像我们做共享单车,搞到最后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我们也去找过ofo,希望被并购,但他们没意向。

   楚天金报讯 

  群雄逐鹿的共享单车市场,飘来一朵乌云——6月13日,重庆一家名为“悟空单车”的共享单车公司宣布停止运营。这让它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图为:雷厚义

  为了这个风口,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搭进去300多万元,一千多辆单车也不见踪影。雷厚义是怎么被卷入这个风口的?有哪些心路历程?又有哪些血淋淋的教训?

  北大保安试水共享单车

  和当下共享单车巨头之一ofo的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

  2011年,雷厚义考上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了一年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感兴趣,想转专业又不被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他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没有成功,此后他开始学习iOS开发。“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才逐渐有了起色。但流量分发也存在问题,拿不到用户数据,无黏性,基本盘不稳定,顶多做一两年时间。2016年,雷厚义在网上看到ofo的报道,觉得这是刚需,正好解决了三公里内出行的需求。此前,他曾因项目资金链断裂没钱打车,经常步行跑业务,饱受效率低下、浪费时间之苦。

  于是,他也启动了自己的共享单车项目。雷厚义回忆:“启动前,有人劝我说,摩拜和ofo的风头正劲,你做成的概率很小。还有人建议我做垂直领域,比如山地自行车或者景区单车。但我喜欢赌,而且只赌大的。我自认为,既然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单车。”

  “不走寻常路”布局山城

  公开资料显示,悟空单车属于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这是一家专注于自行车方向的互联网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

  彼时,共享单车行业的融资极为疯狂,摩拜和ofo斗得难分难解。而“在战场上”的雷厚义“没时间去考虑这些,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投放,拿到一张‘门票’。”

  2016年12月9日,他们开始做APP,只用20天就完成了开发。今年1月5日,首批两百辆悟空单车试水投放重庆街头,每辆车加运费大约250元,总花费5万元左右。

  为何选择重庆?雷厚义坦言:“重庆是山城,大家认为不适合做共享单车。如果我们做的话,就很具传播点。二是重庆是我们的大本营,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总不至于连大本营都不投放车辆。”

  第一批单车运行之初,雷厚义曾对媒体表达豪迈决心:悟空单车投入市场后,将以500辆/天的速度在几天内完成布局,并逐步扩大覆盖范围,最终预计拥有10万辆悟空小红车,全面覆盖重庆城区。除了深耕本土重庆及周边区县,悟空单车还将进入全国各大城市,在全国334座城市设立超过10000个共享单车站点。同时,悟空单车寻找城市合伙人投资单车,享车辆利润分红,计划在年内投放超过100万辆单车。

  当时,悟空单车主要投放在大学城和白领聚集的写字楼,但不是封闭环境,投放不久就分散了。加上悟空单车用的是机械锁,到后来车干脆不见踪影。雷厚义说:“我们也开车去找,把车调配到人流量大的地方,但没用,第二天又散开了。这样反复几次,人工搬运维持了两周时间,发现效率太低,干脆放弃,打算下一批单车全部换上智能锁。”

  2月底,他们向天津一家厂家下了一万辆单车的订单,交了30%的定金。这批车成本高出许多,每辆约750元,再加上锁和物流成本,总计800万元左右。

  黯然退市“只当做公益”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悟空单车投放不久,ofo小黄车就宣布投放重庆大学城。雷厚义开始直面共享单车市场最强大的对手之一。

  更多打击接踵而来。

  一是合伙人模式失败。一直以来,悟空单车提出“合伙人模式”来盈利,但合作人不仅少,而且基本都是小公司和小商家,真正投进来的资金不到60万。

  二是融资问题。雷厚义说,对“悟空”而言,没有得到融资就意味着没钱大规模地购买单车,公司2月底的万辆订单,实际上只拿到1000辆单车,定金也打了水漂。加上共享单车竞争激烈,“悟空”后期的用户减少,从而退押金的用户也多,根本运转不下来。

  三是供应链和人才问题。雷厚义坦言,悟空单车的企业供应链没有形成体系,而且无论是从管理还是人才方面,都无法与全国性的共享单车品牌相提并论。

  为了能保持公司运转,雷厚义把自己创业积累的几百万资金全部投了上去。直到4月中旬,他判断:这件事情做不成。担心引起动荡,悟空单车仍然一直运营,直到6月把合伙人的钱还完后,才在13日发布停止运营的通告。

  雷厚义说:“悟空单车前后运营的四个月里,累积一万多用户,最高的时候,每天活跃用户达两三千。起初用户也付费,收了四五万元,后来就免费骑了。截至项目关闭,我们总计亏损300万左右。我们投放了一千多辆,最后只找回几十辆车。我们也没有再去找,项目都停了,找回来干吗,就当做公益了。”

  失败感悟:

  小公司不要追风口

  雷厚义说,这次创业经历给了自己几个血淋淋的教训。

  第一,不要去追风口,追了也没用,小公司追不到。风口是等出来的。

  第二,项目一定要能盈利。共享单车短时间内一定亏损,但你做一个项目,无论是拿投资也好,还是自己出钱,从模型上一定要跑得通,这很重要。

  第三,你要有相应基因。比如做共享单车,你要有供应链的人加入,否则自己去搞,问题非常大。

  第四,小公司还是适合小切口,形成独特价值。就像我们做共享单车,搞到最后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我们也去找过ofo,希望被并购,但他们没意向。你建了个碉堡,人家打不下来,才可能花钱并购你。人家如果打得下来,还并购你干吗?或者,这个行业发展迅速,老大老二势均力敌,你的选择成了决定性力量,这才有被收购的价值。但现在看来,两者都不沾。

  愿赌服输,人要向前看。

  ■延伸阅读

  单车大战下半场:抱团取暖 大浪淘沙

  悟空单车黯然退市,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6月16日,摩拜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诞生以来的单笔融资最高纪录。ofo小黄车目前总融资金额达40亿元,正以3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

  谁都无法否认,共享单车实在太火了。短短一年多,几十家共享单车公司推出黄、红、蓝、绿、金等多种颜色的单车,遍布各大城市街头巷尾。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已有30多家,累计投放超1000万辆,注册用户超1亿人次,累计服务超10亿人次……

  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教授易淼认为,虽然共享单车是体现共享经济理念的新业态,但是依旧要受到市场经济规律的支配。

  从前几年的团购网站、网约车、外卖等大战来看,疯狂烧钱之后,大部分企业会被并购或者倒下,最后形成几家独大的局面。悟空单车的倒下可能只是个开始。随着各地陆续加强监管,共享单车大战的下半场,将会迎来“抱团取暖”和“大浪淘沙”的局面。那些规模小、品牌弱、不计后果扩张、盲目烧钱的共享单车,很有可能会被政策及市场陆续淘汰。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雷厚义:悟空单车倒闭,告诉小公司不要追风口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2595.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