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故事 >> 创业教训 >> 正文

一亩田邓锦宏:风波之后重新回归,还能再创辉煌吗?

更新时间:2017-7-25  作者:新浪/中国企业家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过去两年,一亩田似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一亩田到底怎么样了,甚至一度有人怀疑是否一亩田已经倒闭,直到最近出现了一亩田新一轮融资的新闻。

  “那都是痛啊,不过都过去啦。”邓锦宏低着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作为一亩田公司的创始人,邓锦宏在最近选择了低调行事。对于过去,他似乎不太愿意多说。虽然那场风波已经过去近2年时间,但那仍像是一个尚未消失的疤痕,在他身上隐隐作痛。

  一亩田成立于2011年,最早是农业信息撮合平台,在2014年7月公司获得了B轮融资后开始转型做农业交易平台,试图打造O2O平台闭环,实现线上线下的打通。

一亩田融资情况数据表

  为了培养用户线上支付习惯并获得GMV的增长,公司采取了较为激进的方法,进行补贴和团队扩张,“那时的一亩田是以指数级速度增长,日交易额从几千万很快就突破了3亿,人员也从200人扩张到3000人。”一位熟悉一亩田的人士回忆称。

  这种膨胀最终因2015年的那场舆论风波和裁员风波而慢了下来。

  过去两年,一亩田似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一亩田到底怎么样了,甚至一度有人怀疑是否一亩田已经倒闭,直到最近出现了一亩田新一轮融资的新闻。

  2016年11月,一亩田获得了C轮融资,由易贸领投,云锋基金、真格基金、红杉中国跟投,据相关媒体报道估值近6000万美元。

  一亩田又重新回归,它要讲的是一个从1到0,再从0到1的故事。

一亩田重新回归,它要讲的是一个从1到0,再从0到1的故事。

  膨胀

  位于中关村东升科技园的B-6号楼是一亩田成立以来的第四个办公室了。“现在大概就200多人,跟我们过去比的确少了很多。”邓锦宏环顾四周介绍道。

  之前公司搬过三次家,最早成立时是在朝阳区鑫兆佳园,那时候公司仅三个人——邓锦宏和两个技术合伙人。之后公司搬到知春路的锦秋大厦,后来人越来越多,办公室坐不下了,2015年4、5月份的时候就在致真大厦又租了两层,去年底公司才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这距离邓锦宏创业已经过去了6年。

  邓锦宏2006年毕业后在百度产品部工作,负责百度贴吧业务,2009年离职出来做过B2C模式的服装电商,不过1年之后就倒闭了。他又重新回到了百度,负责市场方面业务。

  一亩田创始合伙人刘敏回忆,邓锦宏当时跟他说,自己之前在产品部是不知道如何花钱的,所以出来创业之后对钱、经营没有概念。第一次创业失败后回到百度,邓锦宏说要做离钱近的工作。

  在 积累了一定经验后,恰巧百度市场部当时希望做一些公益类项目,邓锦宏提出了两个方案,其中一个就是农业信息化[创业网:www.cYone.com.cn/],主要就是召集志愿者在网上普及各个县、村庄 的信息。在此过程中,邓锦宏发现农村市场的发展潜力很大,于是2011年便辞职出来创办了一亩田,希望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人们找到每一亩田上的农产 品。

  2013 年年底,智能手机开始在农村普及,一亩田做了手机web网站,邓锦宏发现web端用户流量很快就占到了总流量的30%以上,他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可能对农村 用户带来的改变。2014年5月,邓锦宏推出了一亩田第一代APP。与此同时,他也在尝试把线下交易搬到一亩田的平台上。

  由于一亩田做的农业电商平台是双边市场,需要一手托买家一手托卖家,因此如何形成一定用户规模就成了最为关键的事。

  邓锦宏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刚开始做APP推广时,他去到新发地批发市场,给一个批发商推荐一亩田APP,告诉他可以在一亩田寻找更多供应商。但是该批发商瞅了一眼,看到其采购的品种在该平台只有10个供应商之后,掏出自己手机,打开通讯录给邓锦宏看,他的通讯录中有200条供应商的联系方式。

  这样的情景邓锦宏的同事也经常遇到,邓当时觉得应该冷市场,热启动。

  2014 年7月,一亩田刚刚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额为2000万美元,新天域资本领投,红杉资本等跟投。手拿着充足的现金,一亩田开始了后来被人广为知晓的补贴推 广。当时公司总共近50人,地推人员大概有80%,其主要工作有两个,推广APP,同时完成每个月的交易额指标。

  为了能够让买卖两端的用户有意愿使用线上平台进行支付,一亩田采取了在互联网O2O领域较为常见的推广方式——补贴。

  2014年,以出行领域的滴滴和快的两家为代表的公司正是补贴烧钱最厉害的时候,上门美甲、1元洗车、O2O洗衣,都在资本的助力下在市场撒下了大把钞票。

  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资本寒冬证明,大多数创业公司只是热钱膨胀下的非理性投资,很多时候这种投资并没有如预期为公司带来收入,而是变成了账上的沉没成本。

  对于从事以B2B为主的农村电商来说,这种补贴则显得尤为沉重。

  根据当时相关媒体报道,一亩田刚开始给交易双方的返利为2‰,且上不封顶。比如一笔10万元的交易,交易双方可分别获得200元的补贴。对于大宗商品交易的公司来说,这意味着一笔不小的投入。

  借助这种推广方式,一亩田平台的交易额从9月份平均每天50万迅速飙升至了每天3.5亿。“我们现在覆盖中国35个网点,交易额增速两千多倍,我们的员工也增长到了3000多人,活跃用户200万,解决滞销60次。”2015年7月,在极客公园的论坛上,作为演讲嘉宾的邓锦宏说道,对于这样的成绩,他颇为满意。

  陶醉于GMV的快速增长之中,邓锦宏并没有察觉这些数字背后一些事情正在失控。

  一位业内同行回忆起那个时候的一亩田,“在2015年3、4月份,我们在外面碰到他们的工作人员,在聊天的时候他们宣称要一天做到几亿的交易,当时觉得它们的步伐扩张得有点急了。”

  由于这种扩张惯性,补贴金额一下成了一亩田最沉重的负担。即使后来公司补贴政策有调整,包括单边卖方补贴,和最高每日限额200元,但是烧钱速度仍然很快。

  邓锦宏表示,如果有机会再来一遍,还是会采用补贴的方式,他认为这是精准营销的一种方式。“只不过那个时候太冒进、太冲动、太激进了,不应该扩的那么快。”他有些激动地说道。

  与此同时,3000名员工如何管理,地推人员如何监控,在当时的一亩田公司内部并没有被充分讨论。实际上,在2015年6月之前,对于人员扩张、拓展金融部等新业务线的重要决策,主要依赖于邓锦宏一个人。

  那时候的邓锦宏是野心勃勃的创业者,对于一亩田未来的方向有很多想法,也有些性急。

  一亩田合伙人、研究院院长高海燕将那时的一亩田形容为“急行军”。“公司当时资源很多,方向感又特别强,一直在疾行,并没有好好停下来思考。”

  一 亩田B+轮投资方、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曾在其投资笔记中提到,2015年7月的时候,他曾提醒邓锦宏和当时的CFO姚宁赶紧完成C轮融资。那时候确定的 领投方是GIC和云锋基金,给出的估值是投前8亿美元,融资2亿美元,但当时公司觉得估值便宜了,一直没有确定下来。姚宁跟周亚辉说,不着急,后面有好几 家VC机构顶着呢,不怕做不掉。

  由 于整个资本市场环境利好,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VC、PE的投资热情空前,创业公司估值之高也是前所未有的。同时互联网农业也开始起步,那一 年,美菜、云农场相继成立并分别获得了真格基金、联想集团等投资,同时淘宝也加入战局,成立了千县万村计划,号称投资100亿元进军农业电商领域。而较早 成立的一亩田,也在VC机构追逐的公司之列。

  最终触发一亩田慢下来的外力来自一篇媒体报道。2015年7月29日,一篇名为《疑云重重的一亩田》的文章爆出一亩田公司数据作假,一亩田一时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开始重新审视自身。

[1] [2] 下一页

  加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创业信息:cyy2022

  一亩田邓锦宏:风波之后重新回归,还能再创辉煌吗?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3072.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