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创业第一步网 >> 创业指南 >> 创业杂谈 >> 创业新闻 >> 正文

这些在一线城市的“被创业者”:创不了的事业回不去的家乡

更新时间:2017/10/14  作者:蓝鲸TMT/懂懂笔记 文章来源:创业第一步网 
文章导读:放不下“创业者”的架子,不甘于做一个“打工者”,是他们内心的通病。当初对远在家乡的父母、亲友许下“成功”的承诺如今成了他们无法卸下的枷锁。创不了的事业,回不去的家乡,让很多人充满迷茫。

  进入“创业状态”刚满一个月,公司突然迎来了大方向的转变。

  “前辈说,农特电商现在集团能给我们的资源还太少,而且我们也缺乏专业的电商人才,所以要转型。”晓健告诉懂懂笔记,因为整个创业项目在之前的半年内都没有任何成果可言,CEO决定转型,从平台转向“服务”,服务农特电商企业。

  首先浮现在晓健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企业定位可以这样随随便便改的?想转型就转型?”

  然而前辈的一番“说教”却让他再一次心服口服:“作为创新企业,产品还要快速迭代呢,企业要积极‘拥抱变化’,只有这样才能让团队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拥抱变化”似乎不能让公司“成长”起来,反而作为“电商服务商”的定位出现,让本来人手就匮乏的团队显得捉襟见肘。“服务过一些企业,但承诺的‘愿景’并没有实现,它们也不是傻子。”晓健说,公司从始至终都能没能将一个客户服务好。

  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合伙人”经受不住创业的“挫折”离开了,但继续有新的“合伙人”抱着希望加入。

  在转型业务开展频频遇到问题的时候,公司进行了第三次“定位”转变,从服务“农特电商企业”转变为“互联网思维下企业推广策划”。

  “CEO看到许多创业企业有各种推广需求,而且公司规模都跟我们差不多,根本没有专门的品牌部门,所以打算利用我的‘专业策划’能力帮助小创企做一些推广。”晓健觉得,走到这一步,公司已经乱套了,这样的零星业务,跟个人“接私活”并没有任何差别。

  “能接到活,就给你提成。”这是前辈对于晓健的承诺。然后随着新的“合伙人”的离去,晓健除了策划的工作之外,运营,后勤,甚至部分财务的工作他都要相应的涉及,加上集团对于公司“孵化”成果的不满,有时候他还得无偿承担其他分公司的工作。

  “身兼多职”让晓健感觉喘不过气,不停地加班也让他身体处于透支状态。“谁叫你没业绩?”他也时常自责。

  而此时的他,“创业补贴”还是5000块钱,扣完社保医保之后,剩下4700多,3%的股权却因为公司一直以来“颗粒无收”也无法拿到应有的分红。至于业务的提成,也从未兑现过。

  “人家客户不满意就不给钱,我也没有办法,我们要反思自己,创业者要有‘韧性’。”这便是前辈对于晓健没能拿到提成的唯一解释。

  更多的时候,前辈会分享一些鸡汤,“创业就是你跑了100公里说要放弃,可是成功也许就在101公里的地方。”

  依靠“韧性”,挂着“创业者”之名,晓健撑过了第一年,在许多人看来,作为一家创企的COO风光无限,只要公司能够被“风口”吹起来,那么“钱”途也无限。

  投资机构要经常去拜访,路演要不断去秀,BP要经常修改,PPT要更加精美……但实际上,又有多少所谓的“创业者”拿着“低廉”的补贴,“累成狗”却又看不到未来?

  放不下架子,被“绑架”的廉价劳动力

  

  “在老家时高中同学聚会能参加的寥寥无几,但在深圳却随时都能叫来一帮家乡的同学聚会。”晓健告诉懂懂笔记,有许多同学早在他之前就已经来到深圳“闯天下”了,数量还相当多。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晓健看到这样讽刺的一幕:“坐下来一起吃饭的20多个同学里,有两个CEO,两个COO,五个总监……可以说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头衔。”他哭笑不得,一个高管的“头衔”扣上了,这个人基本上也就跑不掉了,“现在我是合伙人,不是打工仔”的心理落差,让他们硬着头皮“被创业”。

  一开始在同学会上,他们还互相吹嘘自己的创业项目,表示自己在创业的路上走的多么“意气风发”。但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十分“无趣”,结果晓健发现,基本上所有同学的遭遇都跟自己差不多,甚至有些还不如自己。

  “不否认有些同学在行业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但有一部分创业的同学都和我一样,每天过着看似风光但其实‘行尸走肉’的生活。”他表示,有许多企业正是看到了年轻人的“创业梦”,以及对于“头衔”的向往,甚至对于“成功”的渴望,从而以“创业”之名,雇佣“廉价劳动力”。

  “在同学之中,虽然头衔各异,但无一例外,工作上都是内外不分家,专业无主次,甚至说是‘打杂’也不为过。”晓健愤懑地说。

  在尴尬之余,晓健曾和同学们探讨一个问题:“与其这样,我们不如回老家老老实实打工吧,起码心理压力不会那么大,也不用带着‘面具’做人。”

  但许多同学都摇了摇头表示“不愿意”。

  一部分是因为“心理落差”放不下“架子”,更多的是怕被看不起,为了不被看不起,已经习惯了带着创业者的“面具”生活。

  “带来的钱花光了,欠了一屁股信用卡债,沦为卡奴,这样的人是很多的。我是,很多同学也是,在创业园里的许多所谓合伙人也是。”晓健告诉懂懂,即便如此,在和父母通电话的时候,还要“报喜不报忧”:“没事,我过得很好,公司发展的很好,前辈也很照顾我。”只要在报纸电视上一有自己行业的相关报道,他就会装作兴奋的告诉父母:“看,这就是我们所涉足的产业,是不是很有钱途?”

  说到这里,晓健几度哽咽。

  就在两个月前,晓健所在的这家创业公司被母公司“删除”了,无法产生效益的项目让上面彻底失去了“孵化”的耐心。

  作为CEO的前辈方意识到自己的“梦”也碎了,他告诉晓健:“集团希望大家自动离职,不想搞得太难堪,但我真的很不甘心。”

  而此时,虽然已经看清楚“现实”的晓健,内心却难掩失落:“这一年四个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

  除了无数次修改PPT,深夜陪着CEO请客户吃饭,喝酒吐到胃痛,掌握了各种办公和财务技能,他感觉自己没有学到什么。

  放不下“创业者”的架子,不甘于做一个“打工者”,是他们内心的通病。当初对远在家乡的父母、亲友许下“成功”的承诺如今成了他们无法卸下的枷锁。创不了的事业,回不去的家乡,让很多人充满迷茫。

  “晓健们”可能会有怨气:创业之初,老总用“创业”之名,用“拥抱变化”、“锻炼韧性”、“耕耘未来”等词汇感动着“创业者”,让他们不断地在“被创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是,这一幕似乎也曾在“BATJ”上演过,最终成功的创业企业总会造就出一批功成名就者,创业企业和创业者很难说谁对谁错。

  也许,很多“被创业者”至今还都拿着完全不成正比的薪酬,高喊着“不忘初心”,憧憬着自己的“事业梦”。但是,创业企业的是非真假又如何有清晰的界定?

  从一份统计局最新调研数据中可以看到,截至2016年底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人口数分别为:2173万人、2420万人、1404万人、1191万人。目前,深圳常住人口增长速度达到了5.6%,是四大一线城市中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而数据显示,目前深圳常住人口中,本市户籍人口仅31.2%。

  晓健,正是那接近69%中的一员。

  交流之余,我们建议晓健:“过得这么辛苦,不如回家吧。”他的回答很肯定:“不回,还想撑撑。”

上一页  [1] [2] 

  微信关注【活力三农】,免费开微店,技术咨询、发布产品供求信息,了解最新创业信息:hlsn365(活力三农)

  这些在一线城市的“被创业者”:创不了的事业回不去的家乡
  网址: http://www.cyone.com.cn/Article/Article_43540.html

相关推荐:
热门图文:
(关注:)